觀點

洪清田
下一篇
上一篇

洪清田:話語之爭 台灣不會全被動

【明報文章】大陸和台灣40年來接觸和共事愈來愈多,但關係意識和感知似乎愈來愈兩極化和愈走愈遠。習近平似乎認識到,「40周年講話」一方面堅持一貫立場,另一方面回歸到中前期的一國兩制內容商議及以香港示範。蔡英文當天回絕,台灣陸委會主任委員陳明通再重申,近乎什麼也不必談。符合客觀性和大眾民情、有理論體系的論述,既是話語權,更是道德高地的公義力,台灣(不分藍綠)沒進入話語的深層,似放棄爭取主動和主導。

兩岸不談也是談 不談不成

現在不是蔣經國時代,兩岸大通,中國大陸也幾乎和世界大進大出;全球化和科技通訊「自媒體」,世界大家庭中內外信息匯成全球一片汪洋大海互通,兩岸不談也是談。談不單是對對岸,更大可能是對內部。兩岸各自談的必影響對岸,也影響內部民意民情,不談不成。不談只能單單受別人影響,自陷被動。全球化和科技「自媒體」的汪洋大海中,雙方談的方式更多層多樣,可以隔空對話,更大空間、更自由進入問題。

40年前開始的「(和平)統一攻勢」,大陸處低位卻搶盡主動,初期仍挾着解放戰爭勝利者的威儀和停止金門炮戰的善意,以為可以再次國共合作,完全否認台灣的「實體性」,以次級的、民間白手套(海基會與海協會),打開對等平等的人流物流有限流動。葉劍英和鄧小平以自訂的優劣勢和慣常套式、重施1949年前的針對個人和群體的「統戰」。江澤民和朱鎔基「以自己的方式」參與台灣民主化轉型和選舉,不理代價、不顧後果奪得主導性和主動權,倒置優勢與劣勢,產生不少後遺症。

胡錦濤和溫家寶以經濟讓利為主力主軸,輔以文化教育青年工作,趁着馬英九總統任內全面淹沒和吸納台灣(產業、資金和人員),儼然「經濟統一」,以冀由「經濟統一」而「政治統一」。隨着國民黨和民進黨的世代更替及台灣新世代的崛起,國民黨和泛藍配合大陸叫台灣人「(唯)看經濟、不要政治化、不要講意識形態」沒大作用。2016年台灣再度政黨輪替、民進黨二度政黨執政、蔡英文二度參選上台。

兩岸政治之爭進入新領域

習近平由葉劍英和鄧小平時代的完全否認台灣的「實體性」,轉而承認一丁點台灣的實體性(最高峰是習馬新加坡會)。他改變策略,承認台灣的實體性後,改變台灣的實體性,發動「中國模式」,推行「(主)實體對(次)實體」的模式之爭;原本的人脈及經濟推拉力「軟更軟、硬更硬」,收收放放。他把台灣放在習近平新時代的中國復興和全球發展佈局中,召喚台灣(一如召喚香港)「走進來、一起走出去」,名分之爭及政治之爭進入新領域、換上新內容。

兩岸由名分之爭與政治之爭到模式之爭,現在多了一重「話語之爭」。像三四十年前的香港九七問題,論述及話語成為新主軸重心。兩岸最終是名分之爭與政治之爭,但須通過現代世界共通共識的模式之爭與話語之爭。

1979年後,中國中(前現代)西(馬列超現代)結合,「走自己的路」,按自己的模式和標準硬闖蠻幹;攻堅戰令一出,人人攀比積極、全民單向直衝。大躍進和文革時,主觀上不想、客觀上不可能自制和反思。這種「主觀唯心、自成客觀規律,唯意志要改造世界」的小農小資的極左躁動,如今對港之後對台政策似又再起,諸色人等正競相設想「統一時間表」,博上歡心。

台灣替大陸摸石頭過河 功能價值難估量

開放改革時,每當像1979年前那樣舉國單向單邊狂熱起哄時,台、港的自由多元聲音不絕,不論正面或反面,形成一股大陸亟需要但欠缺的多角度觀照,檢驗每個政策。台、港替大陸/中國摸着石頭過河,這角色和功能的價值難以估量。

台灣和大陸的關係及和世界的關係,兩岸各有主觀認定和客觀存在的長短優劣強弱。雙方對立對流和分合博弈中,客觀有優勢找不到、沒用上,是失算,自陷被動;沒客觀優勢和條件而勉強用是過度,是自造危機。

近二三十年所見,台灣因小及弱勢,有客觀優勢也沒用上,愈來愈陷被動;大陸因大而強勢,亟亟於主動主導,主觀能動性先行,代替客觀,誤認優勢或錯用優勢,愈來愈陷「虛假必勝」自耗。不論雙方失算或失誤,都不利於兩岸面對現代世界的內內外外挑戰時趨近客觀性。

面對現代世界是兩岸的「共業/共孽」,台灣(香港)中西間的歷史經歷和人文資源不能少。

作者是香港學(Hongkongology)協會主席

[洪清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