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程騰歡
下一篇
上一篇

程騰歡:新器官捐贈安排 肝腎病人新希望

【明報文章】香港腎臟輪候名單人數高達2153(截至2017年12月31日),而2017年遺體和活體捐贈人數各只有61和17,捐贈人數遠遠低於輪候名單人數,腎臟移植的平均輪候時間已增至51個月(截至2017年12月31日)。相信腎臟輪候名單上的病患者(和他們的家人)極希望得到幫助,讓他們可以縮短輪候時間。

有些病患者的家人(甚至是朋友)其實願意向病患者捐出一個腎臟(一個人有兩個腎臟,健康的人只需一個腎臟維持正常功能)。很可惜,病患者或會排斥捐贈者的腎臟,令到捐贈者未能如願,捐出腎臟給予病患者新生。

有見及此,政府在去年提出修訂《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容許捐贈人和受贈人組成「兩人組合」(dyad),參與「捐贈安排」(donation arrangement),讓第一個組合的捐贈者向第二個組合的受贈者捐出腎臟,而第一個組合的受贈者可獲得第二個(或其他)組合的捐贈者捐出腎臟。

換句話說,該修訂容許「配對捐贈安排」(paired donation arrangement)和「匯集捐贈安排」(pooled donation arrangement)。配對捐贈安排涉及兩個組合,第一個組合的受贈者獲得第二個組合的捐贈者捐出腎臟。匯集捐贈安排涉及3個或以上組合,第一個組合的受贈者獲得其他組合的捐贈者捐出腎臟。

值得注意的是捐贈安排不局限於腎臟捐贈,亦適用於其他人體器官捐贈,如肝臟(目前活體捐贈僅適用於肝腎移植),但一個兩人組合捐出和獲得的器官必須是同一種類。

該修訂(《2018年人體器官移植(修訂)條例草案》)在2018年7月11日獲得立法會三讀通過,醫院管理局(醫管局)隨即在2018年10月推出「腎臟配對捐贈先導計劃」,邀請病患者參加計劃,並預計在2019年3月為捐贈者和受贈者進行捐贈配對。

以上先導計劃,為器官不相容的兩人組合帶來新希望。如果配對成功,第一組的捐贈者便可向第二組的受贈者捐出腎臟,而第一組的受贈者亦可獲得第二組的捐贈者捐出腎臟。這兩組的捐贈者和受贈者原本各自不相容,而成功的配對可令兩組的受贈者皆獲得另外一組的捐贈者的相容腎臟。用經濟學術語,配對成功是以物易物(barter)。以物易物的先決條件是雙向需求偶合(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但經濟學家Jevons早在一個世紀多前已指出,雙向需求偶合是很大的局限,令到很多有利交易不能實現。

冀醫管局把握機會 延展配對安排

匯集安排是解決沒有雙向需求偶合的方法之一,可用以下例子理解。假設有3個兩人組合,第一組的捐贈者和第二組的受贈者相容,但第一組的受贈者和第二組的捐贈者不相容;第一組的捐贈者和第三組的受贈者不相容,但第一組的受贈者和第三組的捐贈者相容;第二組的捐贈者和第三組的受贈者相容,但第二組的受贈者和第三組的捐贈者不相容。

以上3個兩人組合沒有雙向需求偶合,不能得出成功配對;但第一組的捐贈者可向第二組的受贈者捐出腎臟,第二組的捐贈者可向第三組的受贈者捐出腎臟,而第一組的受贈者可獲得第三組的捐贈者捐出腎臟。最後,3組的受贈者皆獲得相容腎臟。

希望先導計劃是個好開始,醫管局能夠把握機會,把配對安排延展至匯集安排,繼而涵蓋肝臟捐贈安排,讓更多肝腎病患者重獲新生。

匯集安排的局限

匯集安排卻不是萬應靈丹。首先,匯集安排不能解決所有沒有雙向需求偶合的問題。另外,匯集安排在實行時有其局限。此局限源自參加者的以下保障:「活體器官捐受組合必須屬自願參加性質,參加者擁有絕對自主權可隨時選擇退出;參加者不涉及任何威迫或有償捐贈。」

因為參加者受到以上保障,我們不得不考慮以下情况。先說配對安排,當第一組的捐贈者向第二組受贈者捐出腎臟後,事情有變化,第二組的捐贈者不再捐出腎臟。這對第一組的打擊很大,他們不單止失去一個腎臟,還失去一個捐贈者,令到他們不能再參加配對安排。為避免以上情况出現,配對安排的手術需要同時進行,其中牽涉總共4個手術(兩個腎臟切除手術和兩個腎臟移植手術),即同時需要4間手術室和4個外科手術團隊進行手術。

匯集安排比配對安排要求更多資源,匯集安排涉及最少3個兩人組合,即同時需要最少6間手術室和最少6個外科手術團隊。理論上,匯集安排可涉及多個兩人組合;實際上,4個兩人組合的匯集安排已經甚為少見。

如果遺體捐贈者或活體捐贈者可選擇向匯集安排捐贈,可為以上問題提供一個解決方法。當他們向匯集安排捐出一個腎臟,其中一個相容的受贈者便獲得一個腎臟,當中涉及兩個手術。當然,該組的捐贈者會被安排捐贈一個腎臟,給予另一組的受贈者,當中亦是涉及兩個手術。餘此類推,形成一條鏈子。鏈子的好處是每次只涉及兩個手術,打破匯集安排多個手術同時進行的局限。

鏈子的另一個好處是連鎖反應,當捐贈者向配對/匯集安排捐出一個腎臟,除了可以直接幫助第一個受贈者,還可以間接幫助連鎖反應內的受贈者,這或可鼓勵更多人捐贈器官。

當然,鏈子可能因為某一組獲得一個腎臟後而不捐出一個腎臟斷掉,後果卻不如之前嚴重,因為其餘的組合沒有失去一個腎臟/捐贈者,他們依然可以參與匯集安排,仍然有機會重獲新生。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

[程騰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