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郭志
下一篇
上一篇

郭志:民粹主義是什麼和不是什麼

【明報文章】近年民粹主義(populism)一詞在大眾媒體及學術討論中皆被廣泛使用。由美國特朗普當選、英國脫歐、歐洲右翼政黨冒起,到本地的「反蝗」都被描述為民粹主義;甚至本地首富李嘉誠在2014年亦形容香港的「民粹主義」逐漸冒起。但到底民粹主義是什麼?一種觀點認為民粹主義是一種由憤怒情緒和不滿所主導的政治。然而所有社會運動都包含這類情緒,我們卻很少認為所有社會運動都是民粹主義。要理解民粹主義政治,我們必須對民粹主義概念有較清晰的勾勒。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系教授穆勒(Jan-Werner Müller)2016年出版的一本小書《什麼是民粹主義?》(What is Populism?)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概念框架。

民粹主義不是什麼?

民粹主義不是單純的反精英(anti-elite)和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反精英和反建制話語常見於民粹主義中,但兩者都只是民粹主義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事實上在民主選舉中,大部分在野黨都會透過攻擊建制來吸引選票,而一般較着重平等分配的左翼政黨都有反政治精英的傾向,我們卻不會說在野黨和左翼政黨都是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不單單指右翼政治思潮:民粹主義政黨或政治人物也可以是左傾。美國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ávez)等都是代表人物。換言之,民粹主義沒有一套特定意識形態。

民粹主義不等於民族主義:雖民粹主義經常會製造「人民」和他者的對立,但「人民」的劃分卻不一定以民族為單位,而是可以某種文化、種族等為單位。特朗普對希拉里的攻擊、桑德斯對華爾街的攻擊,都將這些精英排除在「人民」之外,但卻沒有否認他們的美國人身分。

民粹主義是什麼?

若用最簡單的語言概括:民粹主義是一種反精英、反建制並且反多元(anti-pluralist)的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以下是幾個民粹主義政治的特質:

(1)民粹主義者在掌權前會依賴被「排除在制度外」的群體,亦即「沉默大多數」(silent majority)。在民粹主義者的世界觀中,現有制度總是由精英把持並且不利於人民表達他們的真正利益。這亦是為何特朗普會經常強調美國民主制度是被操控的(rigged)。因民粹主義者代表人民,人民不可能在民主選舉中敗選,因此敗選責任永遠只會落在制度和精英背後操控之上。這也是民粹主義者常用陰謀論的原因。

(2)民粹主義者聲稱自己代表人民,因此反對民粹主義者便等同反對人民。民粹主義者將人民想像成一個有單一共同利益和目標的道德共同體,否認利益和價值衝突的可能,將利益不同於「人民」的群體視作敵人。也因此民粹主義反多元,並不能包容(tolerate)不同於「人民」的利益和意見。這亦是民粹主義與以多元和寬容為核心的自由主義兩不相容的主因。

(3)民粹主義聲稱自己代表人民,所以對來自公民社會的反對聲音特別敏感。民粹主義政權都着重打壓公民社會,將反對聲音描述成外國勢力干預,並企圖培植一個從屬於自己的公民社會,務求令公民社會與政權的聲音一致。

(4)民粹主義者強調單一和簡單可知的人民利益(這亦是為何特朗普常將政治問題訴諸常識),所以民粹主義並不需透過政治審議去尋求人民利益。因此民粹主義是反審議的(anti-deliberation)。

反民主的民粹主義

那麼民粹主義有何吸引?為何會取得愈來愈多支持?一個對民粹主義的重要誤解,是認為民粹主義比現有代議民主制度更「民主」。特朗普在Twitter每天與網民互動、匈牙利總理奧爾賓(Viktor Orban)每周五電台訪談等,讓大眾以為民粹主義領導人更願與人民互動,並且將人民意願在施政層面中實踐。穆勒提及最經典的例子,是委國前總統查韋斯的電視節目《你好!總統先生》(Aló Presidente)。在節目中,市民可致電給查韋斯,講述他們對現有施政的關注和不滿,而查韋斯亦會即時回應,甚至會在節目中直接指示相關政府部門首長作出相應改革。有一次,查韋斯更在節目中指示國防部長派遣多部坦克前往哥倫比亞邊境。亦因此,民粹主義會輕易帶給大眾一種錯覺:它似乎比普遍自由民主社會的代議政制更「民主」,是「另一種(更佳的)民主的選項」。

但果真如此嗎?民粹主義與現代民主的核心其實有極大衝突。首先,現代社會中不可能存在一個所謂「利益一致的人民」。現代社會中大部分國家的人口都是多元的,有不同宗教信仰、文化及階級背景,利益和價值衝突無可避免。民主制的核心就是要透過各種協商審議和公平的決策機制,在這些衝突中尋求一種非暴力的妥協和合作方式。但民粹主義否定多元,並用「敵我」方式看待與民粹主義者認定的「人民利益」不同的群體和個體。也因此在民粹主義者眼中,這些協商審議和公平決策過程都是多餘,政治的核心便是要用各式各樣政治暴力打倒「敵人」。透過「敵我區分」解決政治問題,與現代民主的核心理念大相逕庭。

其次,檢視一個社會是否民主,指標並不是其領導人是否與民眾有較多互動(恰恰在威權體制下,由於領導人的正當性需從民主制度外獲取,與民眾的直接互動反而變得更常見),而是支撐民主制度的一些基礎權利是否受到保障: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人身安全自由等。民粹主義者在政治上掌權後,卻往往以不同方式限制這類自由。在匈牙利,著名學府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因其批判性的態度而受奧爾賓打壓,最終要遷校離開匈牙利;特朗普對「白人至上主義」的種族歧視的支持,直接導致其他少數族裔的言論自由和人身安全受威脅。凡此種種都表明民粹主義不是「另一種民主」,而是以民主為幌子的反民主運動。

走筆至此,筆者最後想說的是:

政治思潮的起伏賴於每名公民。民粹主義者近幾年以各種混淆矛盾的修辭來吸引支持,如果我們能清楚理解民粹主義的反民主本質,或許就能有較多的思想和理論資源去反對它。

參考資料:Müller, J-M. What is Populism? Philadelphia, P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16(篇幅所限,短文無法覆蓋此書第二和第三章;第二章討論民粹主義者掌權後的政治行為,第三章則探討我們應當如何回應民粹主義)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什麼是民粹主義?」)

作者是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郭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