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昭和、黃嘉雯、張紫瑤
上一篇

周昭和、黃嘉雯、張紫瑤:跨專業領域合作辦境外遊學

【明報文章】香港30多名體驗教育工作者於去年12月中聚首台北舉行的第11屆亞洲華人體驗教育會議(ACEEC),與中國大陸、台灣、澳門及馬來西亞等近600名專家交流,其間部分香港同工就境外遊學有關政府招標方式及教師角色交流了不少意見。香港體驗教育聯盟(以下簡稱聯盟)綜合各人意見,欲藉《明報》觀點版拋磚引玉,讓政府、學校和各從事體驗教育的事工者關注及討論。

境外遊學是體驗教育一種

近年不少學校提倡遊學,擴闊學生視野,政府亦因「國民教育」及「一帶一路」的主張大力推動境外遊學。聯盟注意到由於招標政策及承辦者良莠不齊,不少遊學團流於形式,有被當成廉價旅行團,缺席率亦不斷增加,出現浪費公帑的現象。

荀子謂「不聞不若聞之,聞之不若見之,見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學至於行之而止矣」。無可否認行千里路勝讀萬卷書,但若只以旅遊視之,交由旅行社或政團進行,則教育素質有偏差矣。教育家J. Dewey提出學校教育應是提供生活體驗活動,結合教育的導引培養公民素質的地方。ACEEC與會者均認為境外遊學其實是體驗教育的一種,我們皆認為體驗教育的帶領者須具不同專長,包括活動的經驗設計者、具同理心及共鳴感的同行者、知識廣博深厚和生活經驗豐富的轉化者,及關懷實際和社會的行動者。

因此如要讓境外遊學達到體驗教育效果,除考慮行程安排、活動設計、風險評估及管理等,更須在活動中安排同行者協助促導(facilitation)、解說(debriefing)與轉化(transformation)。互動宜以小組形式進行活動,讓學生在個別經驗中反思及鞏固每日所學,彼此交流及主動建構學習,否則旅遊「體驗」只能水過鴨背,成就「打卡」紀錄,無法提升知識深度或持久行為。現時投標機制多以價低者得,承辦的旅遊公司或政團很多未有體驗教育的專業教育訓練,偏離境外遊學的教育效果。

教師負荷 有其限制

在學校層面,不少教師被委以帶團工作。如屬有承辦者的交流團,老師需負責招募學生等行政事務、在學校假期帶團。如果是校本自行設計的交流團,事前準備工夫所需更多。趙永佳、劉翠珊及鄭潔晴早前撰文(註)指交流團似是「罐頭」待客,行程或未能符合校本需要;建議教育局的交流團「招標及規劃工作中預留空間,讓老師能度身訂做若干行程」,並應「以短期專業發展課程,為現職老師提供體驗學習」甚至境外旅遊規劃的培訓,「好讓他們能做好這份工作」。但是在現時教學工作負擔不變的情况下,這一番美意會否加重老師負擔?

聯盟相信「理想的教師」最好能扮演全面體驗教育的角色(即設計者、聚焦者、轉化者及行動者),但對課擔、事務繁重及經驗不足的教師十分困難。吳秋得先生(廣東省國基教育發展研究院教師發展研究與服務中心副主任)在早前ACEEC上分享:「教師要成就體驗教育十分困難,不單因為課擔,更因教師受經驗、生活多元性、課程、評核等限制,雖有科目知識基礎及提問技巧,卻鮮能同步導引及設計多元性活動、分享各種不同生活經驗。」單倚賴教師專業進行境外遊學的設計、實施及評估,實力有不逮。

跨專業平台的建立

聯盟認為應鼓勵並支持教師與不同專業機構跨領域合作。教師專業較擅長知識的轉化,但對境外遊學設計、情意與反思、經驗轉移,體驗教育工作者則有其獨特及難以替代的角度。我們有如下建議:

(1)政府主導的外判境外遊學:在招標時應明示中標者須有體驗教育的專業能力,邀請專業團體共同制訂成果指標,其他則由學校與服務提供者按需要相互制訂。

(2)校本境外遊學:老師應與體驗教育工作者緊密溝通。老師提供校情、學生資訊及知識教學的支援,並補充及輔助體驗教育工作者設計活動,協助轉化學科課程及跟進校內個人成長。

(3)釐清理念和提升活動與評估教育的質素:制訂行動研究資料庫,邀請資深體驗教育及學術人士在過程中參與及給予回饋。

最後補充一點:體驗教育宜「留白」。我們必須承認學習不單是行為的表現,且是陶冶及放空的教育,活動的前中後均不宜過於填實。孩子成長需天、地、人的偶合,半點勉強不來。留點空白,可能猶勝千文萬篇的反思報告。

註:2018年11月29日《明報》觀點版〈夾縫中的學生內地交流團〉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跨專業境外遊學的平台建議」)

作者周昭和是香港體驗教育聯盟創會主席及董事,黃嘉雯是香港體驗教育聯盟會員,張紫瑤是香港體驗教育聯盟義務秘書

[周昭和、黃嘉雯、張紫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