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國家級任務?由《華爾街日報》事件說起

【明報文章】《華爾街日報》近日引述官方會議紀錄報道,中國政府高層官員曾於2016年與馬來西亞政府代表商討,如何協助對方擺脫國家基金「一馬發展公司」(1MDB)貪污案。此事涉及時任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在馬方與中方會面兩年後,大馬在選舉後變天,納吉布下台,他就此案被捕,面臨包括貪污、濫權等近40項指控。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指,中方當時向到訪的大馬官員提出一項交易,就是中方可以運用其影響力,影響美國等國家放棄調查此案,中方亦可監控調查一馬貪污案的《華爾街日報》駐港記者,監控其住所和辦公室通訊,以揪出誰是消息來源。世界上無免費午餐,中方提供這些「好處」的條件是,大馬讓北京參與該國的鐵路和油管工程,作為「一帶一路」的項目之一(大馬新政府上場後,叫停了有關項目)。

中方或港府有否監控記者通訊?

暫時無法確認《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百分百準確,不過,它引述中馬官員會面後的官方會議紀錄作佐證,自然有較高的可信性。

作為港人,大家自然最關心中方情報人員或特區政府有沒有真的監控《華爾街日報》駐港記者的私人和工作通訊?這些監控是不是只針對個別人士或是普遍存在?這些髒活,到底由中方還是特區政府執行?

在內地,政府監控記者手機、電腦、社交圈和日常活動是平常事;而面對政府監控和公安的追逐,亦是記者工作的一部分。不少記者,特別是香港和外國記者,在安全部門、中聯辦和外交部都有檔案,讓有關部門掌握某些記者的一舉一動。

由過關開始,邊防人員的電腦已彈出有關人士屬於何種監控或維穩級別,是否重點對象。如入住酒店、賓館,實名坐飛機、火車,有關人士的資料則實時送到公安手中。過關後,記者穿州過省,穿越大街小巷,手機信號的基站能偵測到被監控人士的移動路徑和定位,監控人員除了在屏幕能掌握你的行蹤之外,還能看到你有沒有與可疑的電話信號重疊。例如,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被監控,記者因採訪,手機號碼與李文足重疊一段時間後離開,公安看到兩個電話的關係,可以對新號碼對象進行監控或攔截,在你以為已逃脫的路上將你拘捕。

此外,透過更多科技手段,如人臉識別、語音識別、步態識別、社交通訊、電郵監控、朋友圈分析,記者在監控人員面前,能見度表露無遺。在不知不覺的情况下,情報人員可以通過你手機、家中電腦、電器等鏡頭和咪高峰來監控你,必要時亦可偷裝竊聽裝置,像「得成」女傭般融入家中。

這些在內地的慣性監控,北京會否因為過了深圳河來了香港而有所節制?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另一個公開的秘密是,內地在香港部署了不少情報人員,這些人包括來自軍方、國安、公安、中央和地方等,以執行國家任務之名,化身成各種身分,每天在香港秘密工作。內地的公安和情報機構分析指,「香港是中西方進出地域的交接點、文化思潮的交匯點和社會制度的交鋒點,是各種反華勢力、恐怖分子等面向我大陸開展破壞活動的橋頭堡,粵港澳敵情一體化形勢日趨嚴峻」(〈粵港澳警務情報合作的實踐和研究〉,丘志馨,廣東警官學院偵查系副教授,《政法學刊》,2012年9月)。以國家安全之名在香港行事,香港沒有阻撓的半點資格,一國兩制和香港的法治亦可放在一邊,銅鑼灣書店案就是一例。

面對反動勢力和敵情,北京要求與香港「警務工作信息化、信息工作網絡化、網絡運轉實戰化、實戰工作高效化」,換句話說,北京希望香港能更多分享實時數據甚至幫忙執行國家任務。去年的財政預算案,警方的預算有一點值得留意,它的「酬金及特別服務」的開支達1.4億元,創歷來新高,比對上一年大升六成,值得大家關注。過往,這筆錢可用作線人費、懸紅、秘密任務和涉及處理遊行示威等開支,但相信這些支出的增長一般都較穩定。到底今次大幅增加的秘密經費涉及什麼,與政治、中港、「國家任務」有沒有關係,香港人有權知道。

建議林鄭公開述職報告

近幾年,一國不斷侵蝕兩制,到底香港執行了多少國家級任務,相信這只寫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對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述職報告內。作為對香港人負責的特首,建議林鄭月娥亦需向香港人公開述職報告,好讓大家知道香港的利益有沒有因為「國家」之名而被犧牲。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