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郭榮鏗
下一篇
上一篇

郭榮鏗:就UGL事件提出私人刑事檢控的可能

【明報文章】現在提起刑事檢控,所有人都認為須由政府主導。追源溯本,中世紀時,刑事法律是透過私人檢控來執行的。至17世紀,王室介入牽涉君主利益的案件,便開始了委任檢控官處理刑事案的做法。

據普通法 市民有權提刑事檢控

惟市民提出私人刑事檢控的權利,沒有因而被政府取代。根據普通法,每名市民均享有與律政司長同等的權利提出刑事檢控。《裁判官條例》第14(1)條亦訂明,申訴人或告發人可按其意願,毋須事先獲得許可,親自或由其代表律師提出刑事檢控。

私人刑事檢控不單是市民的個人權利,更是監察政府的重要和有力方法。在著名案例Gouriet v Union of Post Office Workers([1978] AC 435, 477)中,時任上議院法官Lord Wilberforce就指出私人刑事檢控是「針對權力機關怠慢或偏袒的一項寶貴的憲法保障」(a valuable constitutional safeguard against inertia or partiality on the part of authority)。

這個理念,正是民間考慮就UGL事件提出私人檢控的最重要原因。

律政司不擬向前特首梁振英及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提出檢控。從其考慮的過程到提出的理據,都顯示它在此案的做法,既違反了一貫政策,也不符合專業水平。

律政司曾向立法會提交文件,闡述其外聘獨立大律師就刑事檢控提供法律意見的原則,其中一項是「為求審慎起見,認為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涉及UGL案的兩人,一位是前特首兼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一位是政府執政聯盟民建聯的重要黨員周浩鼎。兩人與特區政府的關係既直接且千絲萬縷,絕對符合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意見的政策。如今律政司沒有遵循此政策,正好應驗了它指出的問題,就是給予公眾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

除這個公開原因外,筆者亦聽聞此案件原是由律政司內一名專門處理商業罪案的資深檢控官負責,後來卻無緣無故把案件從他手上及其部門抽走。若然屬實,就更顯示律政司沒有以最專業的態度和水平去考慮這宗複雜和重大的案件。

程序不公義下得結論 難以服眾

此外,刑事檢控專員的委任和確認程序一直欠缺透明度,外界難以知道委任的決定是怎樣和在何時作出的。這個對檢控程序無疑會添加多一層疑雲。事實上,回顧歷任刑事檢控專員處理敏感案件的檢控決定時,絕大多數都盡可能地公開和透明。今次反其道而行,完全改變了以往的準則,連起碼的正當解釋和正式召開記者會回應問題都欠奉。

在程序不公義的情况下得出的結論,無論如何都難以服眾。既然律政司長怠慢和偏袒,由民間自發提出私人刑事檢控,就是維護法治的唯一辦法。筆者將於本月23日的立法會提出傳召議案,鄭若驊必須親自回應。

作者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公民黨執委及專業議政召集人

[郭榮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