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曾志豪:港人的告台灣同胞書

【明報文章】看了習近平主席紀念40年前《告台灣同胞書》的發言,香港人也想寄語台灣同胞。

如果你說在保留外觀制度上,「一國兩制」是成功的。

理論上香港的政治制度和回歸前一樣,三權分立,議會由選舉產生,特首也是由不同定義下的「選舉」產生。理論上香港仍然享有獨立的司法、出入境管制權利。香港的新聞機構在外觀上也沒有出現大陸的「中宣部」、「廣電總局」這些控制輿論的機構。遊行集會仍然如常進行,也沒有出現大陸般連要求法院盡快審理案件也要被驅趕的野蠻。

但深入肌理的運作上,又是另一個故事。

立法會的權力受到不合理的規矩制約,最新發明便是DQ(取消資格)。特首選舉如果你以為可以像台北選市長一樣的自由喧囂,那是癡人說夢。至少,林昶佐應該無緣在「一國兩制」下參與政治活動了。拒絕台獨分子入境,那應該就是習在發言中提到,「香港同胞、澳門同胞……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再立新功」的「功」了。

傳媒機構不受「中宣部」指示,但傳媒機構的負責人要「面聖」接旨,「不要成為干擾內地的政治機器」。台灣的綠媒在「一國兩制」下,仍能如常嗆聲嗎?

遊行集會如常,但不同政見人士可能會被人跟蹤、爆竊、恐嚇。台灣同胞想回到戒嚴前的白色恐怖嗎?

習主席強調「實現同胞心靈契合」。不知一個祟尚專政、集權、終身制的肉體,如何和另一半推祟民主自由、政黨輪替的心靈契合呢?

習近平寫這篇「告台灣同胞書2019」時,的確很想保留台灣一切制度。但從香港的經驗,我們知道,不變是不可能,只有變化才是不變。

中國作家許知遠《極權的誘惑》一書如此總結「極權」特性:「它注定要不斷擴張,它也是高度彈性的,習慣於前後矛盾的,從沒有必須遵從某一準則與底線。它是一條變形蟲。」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