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任匡
下一篇
上一篇

黃任匡:海鷗與我

【明報文章】那天,辦公室窗外來了海鷗。牠特地從冰冷的北極來了哥本哈根,看看我這個來自東方的異鄉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