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上一篇

鄭立﹕香港已失去法治 無法捍衛 只能重建

【明報文章】最近不論是UGL案,或者是台灣有人無法取得工作簽證事件,都有人指出這會影響香港人對法治的信心。

說的人會有這種說法,背後自然假定香港政府、香港政府的官員、香港社會,以及香港人,都想要維護香港的「法治」,所以希望大家投鼠忌器,提醒別人這樣的做法,會破壞與動搖這個大家都珍惜、重視、需要的法治,而停止或改變目前正在做的行為。

但是正如我們所知的,所謂法治,就是行政機關無權做違憲的行為、立法機關所立的違憲法律無效。換言之,就是政府守法。法律與憲章,凌駕於任何個人的所有決定,才叫作法治國家。之所以有法治,是因為相信個人濫用權力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們之所以贊成法治,並不是玉皇大帝或者真主叫我們相信祂,而是因為我們不相信任何個人的自制能力。

既然我們已假定人類遇上權力,必然會濫用,法治自然不可能單靠擁有實權的人類自律而達成。有權力的人類,本來就會為了方便自己工作,或者單純是傲慢,而不斷試圖擴大權力,或做違憲的行為。必須擁有獨立而且受尊重者擔任安全閥的角色,有能力阻止政府犯法,法治才會變得可能。

越權行為不能單靠自律而不做,而是必須「能被法院阻止」。所以並不是有憲法就是法治國家,也不是權力者自稱守了憲法就叫法治國家,而是必須有能夠有效阻止政府犯法的獨立司法才叫法治國家。

但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有「釋法權」,有人可以隨便解釋香港的憲章,這就已經跟法治的基礎衝突:純文字的法律既然是最高權力,就不可能有人可以隨意重新解釋它;如果權力者有權解釋憲章,等於可以隨時隨地越過立法機關,創造和修改憲章,憲章將會形同虛設。最高的權力不再屬於法律,而是屬於有權解釋法律的人。

既然如此,其實香港早就沒有了法治。既然根本沒有法治,公眾如果「對香港的法治有信心」——對一樣不存在的東西有信心——那就是被騙,以為香港還有法治。

苦苦哀求有權力的人「你咁做違憲喎,我求下你唔好做啦,如果唔係,影響到大眾對法治嘅信心就唔好啦」,意思其實是:「你知我知香港無法治㗎啦,扮有法治之嘛,你玩到咁揚,公眾會睇穿事實喎,所以檢點少少,博公眾唔踢爆啦」。我認為,政府裝有法治,欺騙公眾,無可厚非;反對政府者卻不應該協助維持這個法治幻覺,而應該直接指出,香港已失去法治,否則就是誤導公眾。

承認患病 才會開始治療

我們應該坦率地承認:香港已經失去法治。我們知道自己沒有,我們才會重新建立它。如果香港人以為自己已經有法治,就不會想要重建它,這樣香港的法治就真的會萬劫不復、永遠失去。就像癌症一樣,沒有人想得到癌症;但是如果得到了,你卻不承認你患癌,只會延誤就醫,令事情變得更壞。

只有承認你自己患病,治療過程才會開始。承認生病與治療,都是痛苦的,但不承認、不治療的話,等着你的,只有更可怕的未來。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