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永新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永新:2018年——過去10年最平凡的一年

【明報文章】2018年到了尾聲,又是傳媒總結年終大事的時候。最使市民難忘的相信是9月颱風「山竹」襲港,造成的破壞,今天仍見塌樹處處有待清理。與日本相比,香港看似沒有這麼多天然災害,但香港交通意外和人為疏忽造成的傷亡數字有上升趨勢,不似特首說的這麼安全。

對市民而言,2018年是令他們感到快樂的一年嗎?經濟無疑仍有三四個百分點增長,失業率也維持2.8%極低水平,但股市從年初高位下挫,股民多有損手。最使市民感到鬱悶的是生活質素的改善似有若無:住屋還是這麼擠迫,生活空間愈來愈狹窄,根本找不到「家」的感覺;收入好像有增加,但永遠追不上物價升幅。總括而言,市民過去一年的生活,只好用原地踏步來形容,不倒退已算幸運。

市民生活不倒退已算幸運

今年內,政府為市民做了些什麼?特首去年上任後,曾強調要為市民多做實事,暫且放下如政制改革等爭議。這樣,過去一年,政府做了什麼實事紓解民困?多項調查顯示,市民關心和期望政府多做的事,首先是住屋,隨後是經濟發展、醫療、教育、安老和福利。過去一年,特首做的實事有為市民解憂嗎?所推行的政策是否符合市民的期望?個別服務的改善容後討論,這裏首先看的,是政府在房屋和福利方面所做的事:其中推行的政策是否走對了路?又能否為市民解決困難?

過去一年特首在土地和房屋供應方面所做的可說不遺餘力,最大改動是把公私營建屋比例從6:4改為7:3。其次是居屋和綠置居售價降到市值五成二和四成二:前者可增加公營房屋的供應,後者可達到協助中下階層置業的目的。這樣,政府在土地和房屋政策方面做對了嗎?

土地和房屋供應政策有對有錯

以上兩項改變,都可說走對了路,回應了市民的訴求。但政府的房屋政策,正如筆者多次在這裏指出,最大的敗筆是以置業為主導,所造成的後果是:不但在過去5年,就是在未來5年(除了2018/19年度的20,500個公屋及綠置居單位),據11月運輸及房屋局提交立法會的文件顯示,出租公屋/綠置居都不能達到《長遠房屋策略》訂下年均落成2萬個單位的目標。房委會的解釋是:「公營房屋建屋量受各項不確定因素影響。」但不確定的因素,相信任何時間都會出現,房委會以此為藉口,也太牽強了!問題是政府是否有決心達成建屋的目標,否則目標只會是形同虛設,就算每年檢討有什麼意義?筆者擔心的是:特首一再強調房屋政策必須以置業為主導,部分土地資源難免撥去興建居屋或綠置居,每年建成的公屋數量便遙不可及;官員總不能逆特首的意思行事吧!

當然,如果市民意願是盡快置業,特首做的就走對了路。但市民最迫切的需要是置業嗎?筆者並不覺得是這樣:無疑,過去一年每當居屋出售,申請者都以倍數計。被傳媒訪問時他們皆訴說無能力在私人物業市場置業,只好申請居屋碰運氣。但這種情况是否表示市民非置業不可?筆者認為:如果公屋落成的數量能達到長策訂下的目標,或私人樓價不是遠遠超越市民的購買能力,相信合資格的公屋申請者情願等候分配單位,或考慮在私人物業市場置業,決不會如現在這樣,申請居屋猶如買六合彩。

所以,居屋申請者動輒以數十倍計算,其實是假象,絕非代表中下收入市民熱中置業!回看1998年房委會出售租置公屋的情况,當時18萬個公屋單位可供居民購買,售出的只有約11萬個,售價且被評論為「賤賣」政府資產。政府應該明白:市民現在面對的住屋困難,是輪候公屋的時間愈來愈長,等候超過5年才可獲得分配;那些迫於無奈租住或購買私樓的,卻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換來的卻難說是「家」的地方。面對這樣的困局,特首以置業為主導的房屋政策,是對症下藥嗎?筆者一而再在這裏提醒特首:她要解決市民的住屋困難,首要任務是集中資源完成長策訂下的公屋建成目標;至於土地供應,筆者認為特首應按照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所得的結論,盡快與擁有棕地和新界農地的業主及發展商磋商,透過不同形式的合作方式,增加土地和房屋的供應;填海造地則是長遠增加土地儲備的策略,這樣才是解決市民住屋困難的王者之道。政府以往的藉口,是與地產發展商合作,會被政黨指控為「官商勾結」。但筆者覺得,只要政府行事公正、公開和透明,大多數市民會同意政府與發展商合作,總好過一些遙遙無期的造地計劃。

關愛基金被政府濫用

現在要轉向另一政府改善民生的政策,這關乎關愛基金的運用。關愛基金在2011年成立,筆者是委員會成員之一。關愛基金當初成立的目的主要有兩項:一是協助在政府多次紓解民困「派糖」措施中未能受惠的「N無」人士;二是協助綜援制度下未符合規定但有需要的市民。最初的構思是政府出資50億元,向商界募集50億元,合共100億元,作為關愛基金可動用的資金;其後從商界得到的資金只有18億元,關愛基金變成政府另類有指定用途的基金,政府後來再向關愛基金注資150億元。

關愛基金要協助有需要的市民,沒有人會反對;但關愛基金現在卻被政府濫用了!政府無論想到什麼改善民生的措施,都喜歡向關愛基金打主意。最荒謬的一次,莫過於今年政府有巨額盈餘,竟想到透過關愛基金去「派錢」;後來自知「派錢」與關愛基金「風馬牛不相及」,速速作罷。不過,關愛基金仍被政府視為手中的魔術棒,任何民生福利措施急需用錢的,例如協助病患者購買昂貴藥物,或協助領取書簿津貼兒童購買電腦,政府都向關愛基金埋手。

政府這樣濫用關愛基金,筆者擔心的是:政府很多改善民生的措施變得「碎片化」,政府再難有完整的福利政策。例如協助貧窮家庭的兒童,政府過去引入了不少項目,因所需撥款不少出於關愛基金,變成項目十分零碎,正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相信連政府也說不清楚,自己有什麼對策協助貧窮家庭的兒童。其他協助貧困長者和低收入家庭的措施都有類似的情况,結果是政府的扶貧政策總給人未達標的印象:錢是花了,卻成效不彰。筆者建議政府好好地檢討關愛基金的作用和目的。

2018年只剩幾天,對市民來說,今年好像是過去10年較平凡的一年:沒有什麼令人十分高興的事,也沒有什麼令人十分憂心的事,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連檢控或不檢控,市民也不覺得驚奇。展望未來一年,市民對2019年有什麼憂慮和期望,下次再談。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周永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