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吳漢華
上一篇

吳漢華﹕談劉進圖就UGL事件的意見

【明報文章】劉進圖先生就UGL事件在12月18日《明報》撰文,題為「不檢控梁振英是政治決定」(註),文章批評律政司就其決定的解釋是「非常荒謬的」。我不敢苟同,劉先生的論據,反映他可能忽略了終審法院在2017年就《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的裁決。

或忽略了終院2017年裁決

這條例規定除非有主事人許可或有「合理辯解」,否則代理人收取報酬而做出「與其主事人的事務或業務有關」的作為,則屬違法。2012年11月21日,上訴法院在「陳志雲案」中作出裁決:「只要代理人收受利益而作出與其主事人業務或事務有關的行為,便屬違法。」(CACC 103/2012,段122)法院不同意控方須證明該行為的後果是損害主事人的事務或業務。

2017年3月14日,終審法院5位法官一致裁定陳志雲上訴得直。4人認為第9條只針對那些對主事人利益有損害的行為,這些損害並不限於即時或實質的經濟損害,可以是聲譽上的。

4位法官認為陳志雲收取奧海城報酬,以出現於由奧海城贊助、無綫播出的電視節目中,對無綫利益不單無損,反會增加收視率,對無綫有所裨益,因此判陳無罪。

第五位終審法官同意上訴法院就第9條的演繹,但認為陳有「合理辯解」,因為無綫知悉陳會在該節目出現,亦理應知悉他會收取報酬,但卻無提出反對。所以雖然無綫並無發出許可,但陳合理地相信無綫並不反對他收取報酬。

在UGL事件上,「主事人」是戴德梁行,「代理人」是梁振英。律政司檢控梁振英的話,需要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因收UGL的款項而作出或應允作出的行為,有損戴德梁行的利益。如果有這方面的證據,而又有足夠證據證明該行並無發出許可的話,律政司仍要考慮梁是否有「合理辯解」。

劉先生說「如今律政司對外的解釋是,『證據未能確立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振英接受這些款項』,這是非常荒謬的,董事會決定同意,梁就可合法取酬,董事會沒決定同意,梁取酬就非法」,這忽略了取酬而作出的行為是否對戴德梁行的利益有損害,也忽略了縱使有足夠證據證明董事會沒有批准,仍須考慮梁是否會有任何「合理辯解」。

律政司在12月12日的聲明中說:「梁振英與UGL就有關UGL收購戴德梁行的談判亦符合戴德梁行的利益,因戴德梁行當時正面對財政困難。」如果此言屬實,並無任何基礎控告梁振英。但究竟這「利益」及「財政困難」只是律政司的判斷,還是基於戴德梁行的意見?聲明中說「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與UGL簽訂協議並接受UGL的款項以『不作競爭、不作挖角』」,但卻不說明該行的取態,亦難以令人信服。如果律政司不說明的原因,是因為戴德梁行不回應或不肯把相關資料公開,律政司至少應說明已徵詢該行但取不到該行的合作。

要求律政司作進一步解釋是合理的,但未聽取解釋便說「不檢控梁振英是政治決定」,則不夠客觀、持平。

註:bit.ly/2CjAkJ9

作者是退休公務員、香港大學法律學博士

[吳漢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