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未來選舉的「美帝因素」

【明報文章】民主派陣營於九龍西補選失利之後,照例既有檢討之聲,又有互相指摘之聲。當然有民主派支持者睇唔過眼,認為這樣吵吵鬧鬧,只會嚇走民主派陣營的支持者。但筆者倒是認為,民主派的討論,素來都是公開透明,吵吵鬧鬧反而有助支持者更清楚現在民主派面對的問題,所謂大鳴大放,然後再尋找出路。

如再有補選 應如何醞釀參選人?

第一,在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之下,地區直選方面,民主派應不要再以為,可以有民主派參選人可以取得跨階層、跨派系的支持,即是說,當民主派只會派一個人參選的話,他們就不應期望,該參選人既能在中產選區大贏,在基層較多的選區一樣可以贏,既能在溫和泛民中得勝,又可以在激進泛民裏得票。現在民主派的選民,在比例代表制度之「教導」下,已習慣投予只對自身階層或自身政治理念相近的參選人。過往在「相忍為民」底下,有些選民都會「為大局」,忍痛投予民主派的「同路人」,現在好些選民已經不會這樣做。換言之,日後的立法會地區直選,如再有補選的話,究竟應用何種方法,去醞釀一位參選人,以取得最佳的效果呢?這應是民主派內部需要思考的方向。

「操作政治議題再參選」已行不通

其二,面對政府無理DQ民主派參選人(取消參選資格)之下,民主派應該思考的是,如果日後要參選的話,該如何醞釀、培養及推動某些人去參選。這是說,過往某些民主派從政者,有一種想法,是要透過及衝撞某些政策,高調地操作政治議題,甚至以國族議題衝撞北京以取得人氣,然後再利用此高力度的衝擊所帶來的知名度以參選立法會,此方法已經行不通。既然如此,民主派究竟應如何應對呢?是繼續找「舊電池」參選以保議席,抑或是重新思考,是否應該回到30年前,發展地區組織,並以此發展參選之路呢?另外,民主派的支持者及從政者,也是否要思考,參選是否從政的終局呢?從政的初心是參選做議員,抑或是有更高的理想呢?

其三,就是論述上的問題。在吵鬧之餘,比較冷靜的支持者又在思考一個問題:究竟選戰失利,是不是與民主派的「中國因素」有關。即是說,民主派是否需要有一次理性的對中政策的討論。民主派內,有不少支持者是「逢共必反」的反中人士,他們在任何時候都會反共,討論「對中政策」是沒有太大意義。但民主派內也有好多是立場比較溫和的朋友,他們未必對北京有幻想,但也不至於「逢共必反」,面對現在北京對港政策步步進逼、愈來愈高壓之時,究竟民主派應如何應對呢?在「民主回歸」論述已經失去時代號召力之後,有什麼更好的論述,去處理「中國因素」呢?他們會認為,處理好「中國因素」,才會有力地利用論述帶動未來民主派的政治行動。

只處理「對中政策」並不足夠

但是,面對未來幾年的選戰,若民主派只是處理「對中政策」,並不足夠。在過往中美相對和諧之時,民主派大可集中精力,大鳴大放,討論「中國因素」,溫和的較認同「民主回歸」的說法,激進的較接近「逢共必反」,支持者各取所需。但是,現在中美互相亮劍,香港上空刀光劍影,「美帝」近期在香港事務上動作頻頻。而且,不單台灣之後有大選,未來香港數年分別有3場選舉:區議會、立法會及特首選舉,「美帝」在東亞地區的動作,掀動着的是這些地區的選舉操作。「美帝」會否利用未來這些選舉的機會而作出干預呢?民主派所堅持的核心價值,包括民主自由及人權等,被外界視為與國際主流價值接近,假如「美帝」全方位介入東亞地區的政治,而北京又大力反制「美帝」之時,民主派該如何回應呢?

所以,民主派在討論「中國因素」的時候,也應一併思考如何處理「美帝因素」,以免民主派在兩強相爭之時,遭到淹沒。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