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國樑
上一篇

張國樑:堅守憲制 速立23條

【明報文章】宣誓風波引發的今年第二次立法會九龍西區補選,在上個周日完成,獨立人士、建制派好友陳凱欣順利當選。然而反憲制相關的其他事件仍接踵而來,首有一拖再拖的「佔中九子」案開審,再有近日熱炒的「朱凱廸衝擊村選提名機制」事件等,這樣反映出港獨抗爭勢力繼續以不同形式在香港社會上竄擾不停,以否定中央政府在香港特區的憲制地位為終極目的。

最荒謬的是,有立法會議員經常公開為中央政府在處理特區相關事務扣上不義政權的帽子,揑造「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受損的假象,從而鼓吹港獨自決思潮的歪風,豈料反過來竟會搖尾乞憐,老遠跑到英、美等國家,要求別國干預特區施政。這種做法不單止有損國體,更甚的不是有違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核心價值嗎?那幫人不喜歡香港政制,大不了遠走他方的理想國度,但又為何要做那麼多損人利己的事情,還要強加那些地方的制度到香港呢?

現法例未有效打擊危害國安行為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14年11月1日決議,將12月4日設定為「國家憲法日」,這是象徵中國全面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和依法治國的決心,讓群眾更擁護國家憲法的精神。憲法本為一個國家主權的象徵,也是對有關行使主權的國家機構的法律地位和賦予相應職權的總章程。香港特區作為國家的一員,除了共享國家發展機遇之外,亦要承擔不可推卸的憲制責任,為保障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程序是刻不容緩的。

雖然現時有《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及第10條規範「煽動罪」,但內容中「煽惑」及「離叛」之法律定義是否能夠完全涵蓋「港獨」言行?亦有《社團條例》第8條明文禁止危害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秩序的社團運作,可惜這些條文暫時仍未達至預期效果,有效地打擊相關危害國家安全及領土完整的違法行為。

而事實上,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第3項及第20條內所載有的行使權之外,亦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此包括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寧或秩序為限。另外,在《歐洲人權公約》第10條「言論自由」的規定內,也訂明必須受到「符合法律規定」的限制,而第16條「對於外國人的限制」的規定,則允許歐盟成員國可以限制外國人在其國內的政治性活動。

回想當年殖民地時代,一直沒有出現過任何港獨的偽命題,只會經常聽到「打到去英國樞密院都要上訴……」的電視劇對白。港督一職是由英國政府委派任命的,立法局議席也是委任制的,以往不見有人質疑這個制度是在剝削香港人的法治自主性,那時又為何沒有人要求英國政府實施他們一直所講的「真普選」呢?那些年的不公平對待,相信仍然留在不少香港人的腦海中。

港人享自治權利 有否履行公民義務?

主權回歸後,透過基本法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港人得已享有高度自治權利,可以推舉特區首長人選、擁有公民投票選舉權,在不損國家安全及領土完整的前提,盡享前所未有的民權自由,但港人有否履行其公民義務?堅持「一國」原則,尊重並接受國家憲法的規定,一如以往確認現行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憲制法定地位。

筆者認為,從政者應先要遵守現行制度,隨時代步伐完善條文修訂,不可能一下全盤推翻原有體制;香港特區政府也不能怠慢,要盡快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啟動相關程序,以堵塞本地法律框架內在國家憲制層面上的安全漏洞。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香港群策匯思副主席

[張國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