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宏泰、陸觀豪
上一篇

鄭宏泰、陸觀豪:大橋交通混亂與「轉數快」欺詐 源於官僚思維

【明報文章】港珠澳大橋10月底通車後,連續幾個周末遊人如鯽,港方口岸窮於應付之餘,毗鄰東涌新市鎮不勝負荷,離境交通混亂,居民煩不勝煩。無獨有偶,「轉數快」即時收付系統9月底啟動,卻落筆打三更,不法之徒洞悉認證漏洞,盜用他人身分,玩弄系統竊取銀行存款。兩宗事件時空有別,但性質相同:限時面世,構思因循,策劃依舊,執行欠變通,也未因時制宜撥亂反正。

外遊觀光有4種模式:集體出入境、集體遊覽(模式一);個人出入境、個人遊覽(模式二);集體出入境、個人遊覽(模式三);個人出入境、集體遊覽(模式四)。內地出境管制向來嚴格,而外遊觀光以模式一的集體為主,直至15年前始放寬,模式二自由行乃日漸流行。內地觀光團集體行動,需香港持牌旅社接待,安排住宿行程,提供交通導遊。至於自由行,顧名思義各適其適。其實放寬管制後,模式四也應運而生,內地旅客個人出入境,但合零成整為集體遊覽,受惠香港住宿及景點折扣,不過大家或許未有留意。同樣道理,模式三也有客源,旅客集體出入境,但化整為零成個人觀光,既享有內地交通及香港住宿折扣,也有自由遊覽之便。

政府似未掌握旅客模式 有負眾望

大橋通車前,港澳及港珠只有渡輪口岸。中港兩地原陸路出入境口岸接壤,深圳及羅湖近在咫尺,即使福田(皇崗)相距落馬洲,也不過一箭之遙,是背對背佈局。香港官僚未擺脫慣性思維,以為大橋不過貫通港、珠、澳三地通道,利便旅客往來,內地觀光團是想當然模式一的集體出入境及遊覽。其實口岸佈局有別,大橋更是世界級工程,本身已是景點。大橋連接珠澳口岸人工島及香港口岸人工島,單向車程約半小時,吸引遠近民眾慕名嘗新,選擇模式三是順理成章。內地及澳門旅客集體出入境,即日來回,短暫逗留港境期間自由行遊覽東涌、乘纜車上山觀光禮佛,也毋須導遊服務。光顧內地旅社,集體購票,皆因方便實惠。

回想赤鱲角機場啟用之初即成新景點,曾幾何時乘搭機場快線半日遊,飽覽沿途風光,體驗機場宏偉,是周末及假日好節目。是回大橋通車倉卒,公共交通安排未盡人意,情有可原。不過政府似未充分掌握內地旅客模式,重新部署解決問題,實有負眾望,尤其來自深圳等其他大灣區者需即日趕往珠海接駁回程交通,久候不果難免鼓譟。更令人費解者,與政客一般見識,查究懲處所謂「黑工導遊」,節外生枝,而非針對往來東涌與口岸交通,對症下藥疏導即日回程旅客,應付自由行出境人潮。

此外東涌是機場城,並非旅遊城,接待設施及配套不足並不出奇。大橋周末觀光人潮帶旺東涌商場,但騷擾民生作息,打亂生活節奏;若人潮恆常化,居民煩不勝煩,政府卻好整以暇,紓緩措施姍姍來遲,與當年自由行推出後水貨掮客問題嚴峻令北區居民不勝其擾,如出一轍。

政府因循責成銀行堵漏洞 如置身度外

轉數快電子錢包即時收付系統由政府開發,乃邁向智慧城市里程碑。9月底面世時大眾寄望甚高,卻落筆打三更,竟發生低級欺詐,實不可思議。况且政府設有「金融科技沙盤」制度,若未經反覆推演而設計,也難以想像;若已經嚴謹測試和驗收,又反映過程有疏漏,難辭其咎。

猶記得電子銀行推出早期,為方便存戶,可網上臨時申請批核轉帳第三者,預設繳費選項甚至包括賽馬會投注戶口等。有心人洞悉疏漏,使計盜竊粗心大意客戶之存款。銀行當機立斷取消所有臨時便利,更規定所有網上進支帳戶須預先書面登記,一勞永逸。經一事長一智,銀行系統重蹈覆轍之機率甚微。

轉數快可跨行即時轉帳收付,牽涉3層結算平台及五方收支帳戶之多。任何環節遇有失誤,更正還原不易,程序複雜步驟煩冗,責任亦不易釐清。建立妥善原始檔案是一回事,方便網上收支交易是另回事,無妥協餘地。就以是宗欺詐為例,各方三緘其口,仍未交代損失誰來承擔。政府因循責成銀行收緊網上支帳授權,堵塞漏洞,彷彿置身度外。銀行辯稱依足存戶指示,按本子辦事,並無疏虞。存戶無辜失款心有不甘,當然索償。最終可能是電子錢包商倒霉,啞子食黃連而追索無門。縱使日後歹徒落網繩之於法,也是徒然。

兩宗個案異曲同工,癥結是限時推出、因循交差。官僚一貫思維分兩層次:前設是政策框架及客觀條件限制;假設是制訂政策基礎。大橋口岸接駁交通安排,前設是旅客非即日來回掮客,觀光團有本地旅社接待;假設是內地旅客慣常在不同海陸口岸出入境,兼遊澳門。所以口岸交通依慣常安排,預約客車接載團體作主力,穿梭客車接送散客作輔助。事後孔明,大橋通車後周末通關旅客數以萬計,但即日來回大橋散客者眾,因循思維與實情落差頗大。

轉數快電子錢包連結銀行帳戶增值,錢包商統籌,銀行核實。前設是客戶毋須現身,網上認證支帳授權手續簡易,貫徹智慧金融;假設是雙方客戶身分對合,銀行密碼正確無誤,申請人即存戶本人。不法之徒見有機可乘,盜用他人身分欺詐系統,迅雷不及掩耳,政府措手不及束手無策。即使補救措施,也治標未治本。

政府有所不知,銀行開戶時若有疏忽,難辭其咎,可能因小失大,也後患無窮,早有案例可援。換言之,建立原始檔案時須確認客戶身分,也須認證客戶指示,網上網下交易始萬無一失。政府身為監管機關未有汲取教訓,轉數快重蹈電子銀行失誤,歹徒攻陷盲點,蒙騙系統斂財,實匪夷所思。

即使人工智能如何先進也先天有限制,難免百密一疏,無數先例可援,實不宜網上建立原始檔案。銀行系統向以保障存戶為先,開戶建立原始檔案必須驗明正身。客戶現身辦事始萬無一失,內地甚至錄像見證,防範監守自盜,是佐證也。

回顧近年金融意外,善後往往節外生枝,反渾忘原始事故。某家銀行翻新分行,粗心大意,已出租保管箱當作廢物棄置,本來是樁平常違約索償事件,雙方不難解決,竟演變成銀行免責條款政治。緣起消費者委員會質疑涉事銀行條文過時而且不公,卻不知毁約絕不可免責。政府連忙責成銀行檢討,尤其賠償額是否過時,取回主動權。其實免責條款不是護身符,况且有法例約束,單憑條文不能卸責,爭議有法院仲裁,也可能得不償失。

倘官僚嚴人寬己 何以服眾?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為樂」是宋代名臣范仲淹不朽名句;「利居眾後,責在人先」是恆生銀行牽頭人林炳炎座右銘。若政府能心領神會,官僚身體力行,大橋港方口岸交通混亂、轉數快系統百密一疏等問題應可避免,撥亂反正也不難。相反,若政府思維因循,官僚責不在我,不但於事無補,更節外生枝。其實東涌交通亂局源於嘗新人潮,卻變成嚴打黑工導遊;轉數快系統讓歹徒有機可乘,卻責成銀行驗證疏忽。試想換作某銀行收付系統失誤,難逃獨立專家徹查,追究問責。若官僚律人以嚴、律己以寬,何以服眾?

作者鄭宏泰是中大全球中國研究計劃聯合召集人、社會與政治發展研究中心聯席主任,陸觀豪是退休銀行家、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研究員、工商管理學院客座教授

[鄭宏泰、陸觀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