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歐陽五
下一篇
上一篇

歐陽五:老布殊為何偏愛中國?

【明報文章】曾經穿梭北京大街小巷的「自行車大使」、鍾愛「北京烤鴨」的美國前總統老布殊辭世了,享年94歲。作為「更友善」、「更溫和」的共和黨人的代表(他在就職演說中用這兩個詞描述對美國和世界的看法),他的離世觸發了一波跨越政黨和國界的悼念。同樣身為共和黨人的特朗普總統也不吝讚美,他稱老布殊引導美國和世界和平結束冷戰,為美國之後幾十年的繁榮奠定了基礎。

斯人已逝,功過是非自有待後人評價。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老布殊在中美關係的歷史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而中國人民也不會忘記這位「老朋友」。內地媒體對其辭世有諸多緬懷與報道,從中或可理解那個老布殊生前數度被美國媒體追問的問題:為何偏愛中國?

從敵視、了解到友好

老布殊並非是從一開始就偏愛中國的。他對中國經歷了從敵視、了解到友好的觀念轉變。上世紀70年代,老布殊在聯合國工作期間,曾反對中國恢復席位卻未遂願。他在回憶錄中頗帶怨念地表示,至今仍記得那些原先答應投票支持美國而後卻失信的國家。

老布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國家利益捍衛者,這亦是他在美國贏得生前身後名的重要原因。只不過,他懂得結合形勢,調整捍衛國家利益的方式策略。1974年,老布殊被任命為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本來,他可以選擇到令人垂涎的英國或法國當大使,但他卻出人意料地選擇了還未開放的中國——因為他預感到中國正在崛起,對中美關係和世界都將產生影響。

這段北京生活使他認識到中國與蘇聯之異,也令他始終支援中國的改革開放。他一生曾20多次訪華,並成為上任後最快訪華的美國總統。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美關係進入低谷,老布殊在防止其進一步惡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正是出於對中國繼續改革開放、符合兩國利益的期許。2008年,他在接受內地媒體採訪時表示:「我看到中國從一個極權主義國家成長為一個更加開放的國度。我還能夠感覺到,中國人需要產業的發展,需要更多的自由與民主。在今天他們也確實擁有了更多自由與民主。」

老布殊屬於真正有世界視野的美國政治家。他在1990年提出建立「世界新秩序」的主張,呼籲建立一個國家認可自由和正義的共同責任的世界,一個強者尊重弱者權利的世界。雖宏大理想有時抵不過柴米油鹽,他最終因經濟民生問題在選舉中敗於克林頓,但是在全球化受阻的當下,今人才更能體恤這種世界共同體理念的珍貴。

著名國學大師錢穆先生論史有「時代意見」和「歷史意見」之別,時人和後人對同一事情的評價往往是不一樣的。上世紀的老布殊曾用「歷史將證明我是正確的」回應美國媒體對其偏愛中國的質疑,證明了他敢於直面自己處理中美關係的歷史評價。一位有遠見的政治家,不僅要聆聽時代意見,也要重視歷史意見。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歐陽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