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亞濱
下一篇
上一篇

梁亞濱:中美經貿「休戰」意義重大

【明報文章】當地時間12月1日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會晤。在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加劇、加深的大背景下,這場會晤不僅關係到中美兩國經貿關係走向,在很大程度上也決定着世界經貿發展的未來,因為兩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據新華社消息,兩國元首討論了中美經貿問題並達成了共識,特別是「停止升級關稅等貿易限制措施,包括不再提高現有針對對方的關稅稅率,及不對其他商品出台新的加徵關稅措施」。在這一點上,中美之間實現了合作共贏,對於提振市場信心具有重要意義。無論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都可以在這個寒冷的冬天愉快地度過一年中各自最為重要的節日:聖誕節和春節。

當然,從美方公布的消息來看,該共識的達成,很大程度上帶有附加條件,例如中國答應「立即開始從農民手中購買農產品」以及設定雙方談判的時間表——90天。從這個角度來講,似乎是中方做出了巨大讓步,換取了90天的休戰期。美國智庫「新安全研究中心」學者埃利.拉特納此前在《外交事務》上撰文稱,「布宜諾斯艾利斯達成的任何協議,至多將是一個戰術性的暫停,為不安的股市和受困的美國農民提供一些安慰。但對於中美地緣政治競爭,沒有實質性和長期性的影響」。

但是,我們一定要抱着對抗性思維去解讀中美之間好不容易才達成的共識嗎?筆者日前曾經有幸向墨西哥一位教授請教墨西哥人如何看待新達成的「美墨加協定」。對方回答說,墨西哥對這個談判有兩個基本原則:第一,一定要爭取談成,因為談不成對墨西哥的傷害最大;第二,在談成的基礎上盡可能維護墨西哥的利益。「既然我們已經談成了,那麼我們認為我們最大程度上維護了我們的利益。」我們可以反思:如果中美之間達不成任何共識和協議,是不是傷害最大?

90天期限或權宜計 不能放鬆警惕

很多人認為中美之間根本無法達成最終的協議,因為該協議涉及中美兩國之間的結構性衝突。美國掌握權力的保守派的目的不僅僅要中國多買美國貨,解決中美貿易失衡問題,更重要的是要改變中國的經貿體制。這也是美方公布的協議中「結構變革」一詞的確切含義。所以,在「301」大棒依然高懸的情况下,美方既定針對價值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在2019年3月依然有實施的可能,甚至擴大到所有輸美商品。所以,90天的期限可能是權宜之計,我們不能放鬆警惕。

暫時合作 對中國出口預期格外重要

這種可能性當然是存在的,但從功能主義的角度來看,暫時的合作依然意義重大,特別是對當前的中國出口預期來說格外重要。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2018年G30國際銀行業研討會」上發言指出,中美貿易摩擦給經濟帶來的下行風險,主要是源於它所導致的「負面預期和不確定性,使市場產生緊張情緒,這是市場不喜歡的」。儘管根據中國海關數據,中國出口在10月份出現了驚人增長,高達15.6%,但主要原因是受到2019年1月1日可能落槌的25%關稅影響而出現的「趕貨現象」,實際上是把12月份和2019年的出口提前透支。這種不好的預期,已經導致國際買家在11和12月的傳統下單期持續猶豫、觀望、等待,甚至轉移到其他市場供應商。

在這種情况下,暫停貿易戰能夠扭轉這種預期。畢竟,90天後仍然有可能再次達成新的休戰條款,不斷延長市場穩定的預期。傳統上,每年的1月、2月是中國出口下行時期。這期間如果能夠穩定出口,其提振市場的作用將更佳。

此外,中方已經承諾「將按照中國共產黨十九大的要求,進一步採取措施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在此過程中,美方關注的一些經貿問題會得到解決」。由此可見,美方的要求很大程度上符合中方的改革方向和目標,雙方依然存在巨大的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間,分歧主要集中在推進的速度和步驟。退一萬步講,即便美方已經決定在經濟上與中國「分手」,但驟然切斷兩國之間的經濟聯繫,也不符合雙方任何一方的利益。在高度相互依賴的現實面前,硬脫鈎只會帶來難以承受的傷害和代價。

所以,中美之間的經貿關係很可能呈現「打打停停」,既可能「退兩步,進三步」,也可能「進兩步,退三步」。無論如何,中方已經表達出足夠的誠意和決心:一方面,一再強調希望雙方相向而行,「推動雙邊經貿關係盡快回到正常軌道,實現雙贏」;另一方面,「雙方達成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是中方對美方採取相關積極行動的基礎和前提」。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中美經貿摩擦『休戰』:如何看?」)

作者是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教授、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

[梁亞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