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國豪
下一篇
上一篇

葉國豪:民進黨意外的潰敗

【明報文章】民進黨於此次全台22縣市九合一地方選舉中僅贏得6席,國民黨則囊括其他15席(另無黨籍柯文哲贏得台北市長),從結果論可謂蔡英文政府的慘敗,執政版圖與政經影響力大幅滑落。然而在選前恐怕能夠預見如此結果的學者專家為數不多,因此可謂「意外的潰敗」。對此次選舉結果的各方解讀可謂汗牛充棟,筆者早前親身走訪高雄、台中與台北等地觀選,拜會競選總部與多名候選人,對此次選舉有不同的分析與看法。

不應誇大經濟問題影響

首先筆者認為經濟問題並非民進黨敗選的主因。事實上,蔡英文政府執政兩年來台灣總體經濟表現並不差,失業率與經濟成長率均有改善,高雄市的招商引資更位於全台前列。儘管一般民眾的感受程度存在一定落差,即不能「用數字來代替與解釋感受」,尚且經濟成果並非雨露均霑,但這是台灣經濟長期疲弱的反應,民眾處於低薪、長工時等的苦况。

對此藍綠兩大陣營均提出「拼經濟」的競選主軸,例如在高雄市長選戰中韓國瑜提出「全台首富」、陳其邁提出「經濟首都」等口號。然而若細究其政綱,則往往會發現多數流於口惠而實不至的空洞承諾。原因無他,實在是經濟結構的轉型與調整非個人意志所能左右。尚且經濟對策與辯論會表現也不是決定選民投票的主因,因此經濟問題的影響不應該被誇大。

其次,兩岸關係並非此次地方選舉的主要議題,甚至更被部分候選人刻意迴避。例如台北市的柯文哲避談「兩岸一家親」論述,企圖淡化相關爭議;高雄市的韓國瑜也不願意直接面對台灣新世代「天然獨」的社會文化轉型;北京方面與國台辦官員對選前金馬獎的爭議亦故意保持低調,顯示其知道多餘的動作可能引發負面影響。簡言之,避開統獨爭議與低迷的兩岸關係議題是其共識,讓操作與動員藍綠對決比兩岸關係成為更重要的因素。

網絡霸凌與境外網軍攻擊,普遍是民進黨籍候選人所欲突出的重要干擾因素,但是除了追蹤IP位址及特定網民外,只能間接地暗示「中國因素」的影響,變成「信者恆信,疑者恆疑」的情况。尚且民進黨人鄭文燦與黃偉哲分別勝選桃園與台南市長,也降低境外網軍干擾的說服力。當然,北京透過對其友好的台灣傳媒操作甚至主導輿論時有所聞,使得「中國因素」對台灣地方政治的影響成為需要長期觀察與評估的對象。

「韓流」是沒穩固基礎的民粹現象

第三,儘管國民黨的侯友宜(新北市)、盧秀燕(台中市)因為與韓國瑜(高雄市)在選前密集「合體」(共同造勢)而在總得票上位列前三名,戰果豐碩,但是實際上仍不應該誇大「韓流」(韓國瑜)的影響。韓國瑜是一個長期被國民黨冷落而沒有資源的政客,他以政治素人之姿,在對市政了解極為有限之下「空降」高雄參選,原來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靠訴求昔日愛國軍歌《夜襲》來鞏固特定族群與世代的支持,這是一着內向而保守的險棋,但是卻被他在選前成功地營造起聲勢,甚至讓人遺忘他拙劣的辯論會表現,自然是沒有穩固基礎的民粹現象。這個「非典型的」新市長對國民黨內部權力結構與政治文化所帶來的衝擊與挑戰,不會下於民進黨被擊敗後的影響,更可能最害怕「韓流」的是國民黨高層。

民進黨自身4原因致潰敗

因此在排除上述諸多可能解釋後,民進黨「意外的潰敗」主因恐怕來自於民進黨自身。包括:

(1)候選人(例如陳其邁與林佳龍)自身的輕忽,沒有注意到選前民意支持度的驟變;

(2)選前各方的預估誇大了中南部縣市所謂「綠大藍小」的傳統格局,而無視藍綠勢均力敵可能才是政治現况;

(3)中央執政的包袱,包括招致龐大反對聲浪的退休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勞工休假安排)、空污防制、「非核家園」核能政策等,儘管蔡英文政府認為改革方向正確並留有協調餘裕,甚至因此遭受黨內反彈,但是這些政策在社會上卻引發強烈民怨反對,連部分長期支持者也因為利益受損轉而質疑其施政,顯示蔡英文政府對民情認知有嚴重落差;

(4)此次選務工作有明顯不足之處,形成邊開票邊投票的亂象(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委陳英鈐已請辭下台),公投綁選舉的規定可能更是錯誤的安排(已計劃修法),讓民眾在多項具爭議的公投案中不知所措,多項所謂「進步」的公投案均被否決,顯示台灣仍有非常強大的保守價值與勢力存在,公投案可能拖累了地方選舉結果。

展望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上屆參選的朱立倫已躍躍欲試,我仍認為不應高估韓國瑜的政治實力,當然韓會是被拉攏的一方,但是他要撼動與改變的是黨內深層的結構與文化,他若無法在高雄做出成績,其政治旋風也會快速隕落,接班問題始終是國民黨的長久困境。民進黨很快地已在敗選後穩定下來,但是要在短時間內推出候選人參與未及一年半後的大選並不容易。我並不認為蔡英文已經「跛腳」,因為其始終仍擁有行政權力,在黨內傳統「天王」敗選或輔選失利的情况下,賴清德會是蔡英文以外唯一的人選。台北市的柯文哲在沒有政黨「奧援」(暗中支持)之下,將難以在全台發揮影響力,經此一役也不可能再與民進黨就大選合作。

不認為蔡英文已「跛腳」

最後在兩岸關係的影響方面,北京勢必繼續其「地方包圍中央」的差別待遇策略,幫助藍營執政縣市發展經濟。這對高雄等城市會是機會與挑戰:一方面陸客到來,可能在短時間內有利零售、旅遊、酒店與運輸等行業發展,並且利於兩岸民眾交往與互動;另一方面,絕不可低估陸客可能帶來的文化衝突與社會負面影響,處理不慎反會適得其反。韓國瑜與盧秀燕等人已宣布承認「九二共識」,但這對早已強調主體性與本土認同的台灣社會不會構成逆轉。

總結此次選舉,台灣自民主化以來已歷經3次政黨輪替,頻繁的政治變遷對民主的影響實仍待評估。關於社會變遷的知識告訴我們,不論在選舉中誰當選,都不會立即改變既有的社會環境與政治文化。真正的改變、一個更好的台灣,仍需要時間的累積與持續努力。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講師

[葉國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