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李敏儀、趙永佳
下一篇
上一篇

李敏儀、趙永佳:法治自在民心?香港市民對司法制度的評價

【明報文章】最近兩宗法庭案件備受公眾關注。首先,因發起和參與2014年「佔中」(或稱「雨傘運動」)的9人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之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第二宗案件是有關在「雨傘運動」期間,7名警員早前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的上訴審訊。代表其中一名上訴警員的大律師,在庭上陳辭時首先譴責一些公眾於案件早前判刑後,無理抨擊原審法官屬不當及有損法治。無論最終結果如何,相信社會對以上兩宗案件的判決會有不同反應或意見,反映不同個人及群體對當今香港法治有不同觀感。

常說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法治作為香港的「核心」價值,究竟法治所指為何?而市民又怎樣評價法治?本文作者之一李敏儀有份參與的「法治與法律文化研究計劃」跨院校研究團隊,於2015年5至8月以電話成功抽樣訪問3500名本港居民,回答有關香港法治現况和法治文化的問題,為這個重要課題勾畫了一個輪廓。

本文主要探討受訪者對4條問題的回應:

(1) 喺一般刑事案件入面,例如偷竊,被告喺檢控過程裏面,會被假設係無辜嘅;

(2)如果已經有足夠證據證明一個有權有勢嘅人犯咗法,佢會受到法律制裁;

(3)香港嘅各級法庭喺行使權力嘅時候唔受任何政治嘅影響;

(4)法庭喺審判案件嘅時候,會受賄賂影響。

受訪者對以上4條問題的評分,反映他們是否認為普通法的「無罪推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獨立和司法廉潔的原則,依然在本港有效實踐。市民對以上問題的評分愈高,則他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的觀感愈好;反之,他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的觀感相對較差。他們對這些問題的評價,或多或少反映香港一貫實行的普通法制度是否依然有效和獨立運作。

市民整體對港司法仍有高評價

為全面反映市民對香港法律制度的信心,本文作者構建出一個名為「法治評價」的指標,該指標的計算為受訪者對4條問題評分的平均數。答案選項中1分為最不同意,5分為最同意。為維持指標中各條問題的一致性,第四條問題經過反向編碼處理。最後發現,全體受訪者對法治評分的平均數為4.078,反映雖然本港近年來政治紛擾、市民對特區管治有所疑慮,但是整體而言市民對香港現行司法體系依然有相當高的評價。

愈年輕者 對港法治制度評分愈低

縱使如此,正如其他研究所發現的,本港不同個人及社會經濟背景的群體,對特區不同事務有不同評價,對香港法治現狀的觀感也不一樣。近年不少研究都指出「世代」對公共事務取態的影響,因此我們首先考察年齡的影響。本文按照受訪者年齡分別分組為18至29歲、30至39歲、40至49歲、50至59歲、60歲及以上5個組別。

對表1進行統計顯著性檢定(ANOVA),結果顯示不同年齡組別間的差異在統計上達顯著程度。從數值上可見,大致趨勢展現愈年輕的群體,對香港現行法治制度的評分愈低。其中最高分的是50至59歲群體,評分均值為4.164;而最低分的組別為18至29歲,評分均值為3.886。

什麼因素令這些不同年齡的人對香港法治有不同評價呢?本文統計分析發現,法治評價與受訪者對權力制衡機制的評分及理想中的管治體制有關。為衡量受訪者如何評價港府的權力制衡機制,我們計算受訪者對3條題目評分的平均值:

(1)假設政府決定喺住宅區興建焚化爐,附近居民能夠喺工程開始前向政府提出反對;

(2)立法會能夠有效制衡特首嘅權力;

(3)政府會遵從法庭嘅判決,就算政府唔同意呢個判決。

對法治的評價 涉及管治體系其他部分

而衡量受訪者理想中的管治體制,本文採用其是否傾向於精英管治來衡量。具體來說,為受訪者對以下兩題的評分:

(1)政治領袖最重要係才德兼備,點樣揀出嚟並唔重要;

(2)社會最重要係有一個有才能嘅領袖去幫助大家解決問題,而唔係有一個好嘅制度。

從數值上看,愈年輕的群體除了對法治的評分愈低,對權力制衡機制和精英管治偏好的評分也愈低。可見對香港法治的評價不僅是對司法制度本身的評價,也涉及市民對管治體系的其他部分,包括權力制衡機制的評分和對精英管治的偏好。

然而不是所有社會背景機制都有一致規律,以教育程度為例,雖然統計檢定顯示,不同教育程度的人群之間存在統計上顯著差異,但是其規律則與年齡有所不同。本文將受訪者按照教育水平劃分為小學及以下、中學、大學或以上3個組別(表2)。

我們通過多變項結構方程模型,發現精英管治偏好與權力制衡評分對法治可能有交互作用(interaction effect)。小學及以下教育程度的受訪者,平均對精英管治有最高的偏好,但對權力制衡評分較低,以致對法治的評價只是中等。另一方面,大學或以上教育程度者對精英管治偏好明顯最低,雖然對權力制衡評分是中等,但對法治評價則是3組中最低。而中學教育程度受訪者的評分,則在他們兩個組別的中間。

我們認為被訪者對精英管治的取態,決定他們是否認為需要制衡管治者權力,因此兩者的交互作用方可決定他們對法治的評價。例如受高等教育者顯然並不偏好精英管治,而希望制度內有權力制衡機制,因此他們對法治的期望最高,對法治的評價也可能偏低。反過來假若被訪者(如小學及以下)偏好精英管治,則政治制度是否能夠制衡權力,並非決定法治評價的重要因素,甚至他們會認為法治不應該「阻撓」有能者施政。

對香港法治的啟示 不可掉以輕心

這些發現對香港法治有什麼啟示?大眾對政治及法律制度的觀感,或多或少影響他們對政府管治正當性的評價,及他們對政府的支持。我們發現年輕人對香港法治評分比較年長者明顯地低,那他們在現今政治環境下,眼見政府禁止一些非常有影響力的年輕政治領袖及社會組織參與選舉,其中一些甚至被判入獄,那些渴望民主自由的年輕人如果愈來愈不滿港府,對未來管治會有什麼影響?另一方面,當曾受高等教育的市民明顯支持基於民主平等——而非精英管治——的政制,面對香港目前民主進程前途未明的情况下,他們對政權的支持可能有不少變數,從而影響他們在未來選舉的投票取向。

以上種種發現,雖然只為香港法治勾畫一個小小輪廓,但當中所帶來的長遠問題及啟示,特別是社會大眾對政府管治團隊的觀感以及願意遵守法律的態度,實在不可掉以輕心。

作者李敏儀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社會學講座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李敏儀、趙永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