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中環價值坑」的票,要不要?

【明報文章】「美帝」對中的政治施壓,原本預期在月底的「習特會」有緩和的迹象。但早兩日特朗普(「侵侵」)忽然又說,下年1月預期會增加關稅,令兩國在貿易談判發展蒙上陰影。然而,既然「美帝」無法再在貿易問題上施壓,那麼「美帝」打一張「香港牌」,借港制中,就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們下一步「睇實」,「美帝」國務院有關《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報告,會否再讓「侵侵」有多一張制中的王牌了。

政府緊跟北京路線 商界需自救

若香港的經濟地位受到衝擊,首當其衝的是商界。所以,有商界議員好緊張,想立即組團去「美帝」作游說。但商界內部似乎出現了兩種聲音。第一種是認為,商界去「美帝」游說,作用不大。他們認為,「香港牌」是美中高度對抗的後果,是政治行為,該由政府層面處理,商界對此無能為力。這個說法,筆者認為極不可取。正正因為現在的香港政府高層,礙於美中關係膠着之困局,加上現今政府傾向完全緊跟北京之外交路線及隊形,早前更曾高調嗆聲「美帝」(比筆者的批評「美帝」之分貝更高),毫不「畀面」。商界要依賴政府開聲游說,不能、甚至不應有任何期望。因此,商界不能坐以待斃,更需要自救。

因此,第二種聲音的說法相對明智,就是利用商界的關係及網絡,就有關情况與他們商界有密切關係的人脈作關說,陳述利害。這裏當然不要高估這些商界代表團的能量。當然,香港商界人士即使未必次次可以與「美帝」極高層的決策人士作面對面之陳述,而且亦未必有能力去改變「美帝」決策,但相信透過游說及互動,在一些政策的技術細節及落實之時,可以盡量做到對港廠商「冇咁痛」,又或者收集更多情報,以作日後之應變。至少不至於好像上一次,「美帝」對港徵收鋁材關稅而影響一家在大埔工業邨之本地廠商時,香港政府及商界均被殺個措手不及。

民主派政客應去美英游說

對比商界這麼緊張,港府如何着急也要抱緊北京大腿不敢大規模向「美帝」作出關說之時,民主派的角色其實相當尷尬。因為有不少朋友認為,近年來港府的所作所為,不斷收窄香港人權自由,終於給予「美帝」攻擊香港「子彈」。現在「美帝」要制裁香港,先是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再有可能對港加火加壓,簡直係好事,玉石俱焚,豈不快哉?

不過,筆者甘冒大不韙,特別是對部分支持「美帝」對港「焦土」的朋友們,說一些對他們相當「哽耳」的話。筆者認為,民主派政客,特別是一些與「美帝」政商人士較為友好的政治人物,亦應去「美帝」及「英帝」,做好游說的角色,特別是「侵侵」政府假如要打「香港牌」之時,無論是黃牌或紅牌,亦應注意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及震盪。這裏有兩點,希望主張「焦土」的朋友們理解:

其一,泛民的支持者,有不同階層及職業。有相當部分的「中環價值坑」,簡稱「中坑」,是提供專業服務又擁抱中環價值卻亦支持民主派的「淺黃」人士,他們在這次中美貿易戰確實站在風眼。假如「美帝」利用《美國-香港政策法》打香港牌,這班「中坑」即時受到影響,「冇飯開」。當然,有些民主派支持者大可說「之前你哋賺夠啦,𠵱家又嘔番些少啦」之類的東西。先不理會這些風涼話,既然這些「中坑」都是泛民的支持者,那麼他們也期望民主派議員及政客幫忙關說,而不是袖手旁觀。「中坑」或許在政治原則上相當搖擺,投機性又高,甚至也拿着外國護照隨時走人,但既然他們大抵都支持民主,也投票支持泛民,民主派代他們去關說,至少也盡了做議員及政客的責任。

倡設對話機制 讓國際人士晤港各界

其二,民主派政客去做游說時,除了幫「中坑」發聲之外,也應站穩香港市民立場,提出一些建議,讓「美帝」國務院相關人士在撰寫《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時,可以聆聽到更多香港人的真實聲音及意見,包括一些支持「美帝」制裁香港的人士之意見,以免讓香港支持民主人士有錯覺,以為泛民去美英游說倒過來是為北京開脫。

所以,筆者這裏有一個不太成熟的建議。一般而言,在外交事務上,假如兩國有一些具爭議的議題,無法一時之間解決,大多會成立一個外交機制,以對話解決問題。對於《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問題,又可否參考類似機制,例如可否考慮成立一個對話機制,讓「美帝」及國際人士來港,與香港各界人士會面(包括政府及建制派),取得足夠的資訊,讓「美帝」國務院在撰寫報告時有客觀之依據呢?當然,現在美中關係發展,變數仍多,任何一個相關建議都會牽動着美中關係發展的進程,相當不容易處理。說到底,穩定的港美關係,才是最有利香港人,最符合港人的根本利益,民主派不能掉以輕心。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