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趙永佳、劉翠珊、鄭潔晴
下一篇
上一篇

趙永佳、劉翠珊、鄭潔晴:夾縫中的學生內地交流團

【明報文章】最近,本港學校的內地交流活動再次成為公眾焦點。除了有報道指教育局的內地交流團撥款集中少數團體外,學生資助空缺名額在5年間激增6.6倍至2017/18年度的4.26萬個,但空缺率也由10%增至40%。報道甚至指有校長、老師表示,部分內地交流團行程並無多大教學意義。其實這種現象、評論,正好反映在愛國、本土夾縫中的老師們,在推動內地交流時的無助感。一方面,有社會人士不斷批評老師不夠愛國,未有盡力培養同學的國民身分認同;另一方面,卻有不少老師在努力推動交流工作的當兒,覺得當局雖大力推動以交流團形式,讓同學能親身體驗神州大陸風物文化,但除了「不差錢」之外,不論行程安排、專業培訓以至對老師的行政支援,都未盡如人意,令不少老師有壯志難酬之感。

部分香港中學素來有內地考察的傳統,到八九十年代,香港有更多學校、教師懷着一股熱情,希望學生多了解中國歷史、文化和近代政治、社會發展情况,同時也注重培養學生的中華文化認同感。由於資源有限,回歸前此類交流機會不多,所以有機會交流的師生都十分珍惜此種學習機會。事實上,不少研究指出實地考察經驗能帶來智力及情感的好處,會增加學生對考察地的認識、關注和責任感;而透過群體接觸,學生的溝通、表達技巧、視野及人際網絡亦可得以發展。

兩類內地交流團

蒙前中央政策組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的資助,2015至2017年我們分析了現時較流行的跨境國內考察團,其中兩種和課程及課堂教學有關,亦是此文討論重點。

甲類是由教育局用公帑公開招標舉辦的內地交流團,行程由有經驗的前線教師和局方專家擬定。中標的外判旅行中介規劃行程,安排細節。

乙類是由學校行政和教師作校本設計,一般會緊扣科目內容,多以問題導向學習形式進行,學生要在真實世界的環境中將所發生的實際問題作為研究個案。雖亦會僱用有經驗的教育旅行中介,但同時教師亦要提出配合學生學習的各式具體要求,積極和旅遊中介洽談,甚至要主動和內地交流、學習單位溝通,並要求合作。

交流團行程或未能符合校本需要

教育局安排的甲類交流項目頗多元化,學校行政人員及相關老師可選擇不同主題行程,教育局亦不時按不同學科需要增加不同主題。由於主題明確、行程安排妥當、人身出入安全無虞,而且可同時為數百學生安排資助行程,教師負擔較輕,同學亦只需交回填妥現成工作紙,所以推出初期頗受中小學歡迎,參加人數甚眾。不過隨着交流計劃數目不斷增加,這種現成行程的內地交流計劃開始失去吸引力,部分教師覺得此甲類內地交流計劃沒有教育意義:花在交通的時間過長、單向參觀接收的時間過多、交流單位接待過於「形式化」,只是一種「廉價旅行團」,教育效果猶如學校旅行。本文作者之一的趙永佳早前亦曾在本版撰文分析這類計劃的種種問題。

甲類內地交流團的好處是安全、省時間,教師比較不用操心教務以外的問題,學校也不用在國內建立聯繫網絡。不過要發展持續、有意義的內地交流團,我們必須增加校本元素,增強教師的所有感(sense of ownership),加強與課堂教學的聯繫。行程一定要變得更有靈活性,政府招標時要留白,具體但不應死板,讓學校、教師可加插和課程相應的學習活動,就學生程度設計合適作業。教師亦應盡專業本分,好好利用行程,裝備學生在內地考察時收集資料、鍛煉社交技巧、擴闊視野、建立多元價值觀。

乙類交流計劃不論在課程的銜接、教師專業發展以至學生成長均明顯較優,可是所涉工作量大、出錯機會不少,教師平日工作時間長,不容建立相關網絡,而乙類交流計劃所需的組織、管理技巧亦有異於常規教學。老師如要成功利用內地實地考察的機會,設計相關的「自主學習」活動,讓學生「發現」學習的樂趣,成為真正的持續學習者,不單要熟悉體驗學習、服務學習、戶外教學的教學策略,而且最好有持續合作的伙伴/組織、姐妹學校,方便設計各式互動活動,協助學生蒐集資料、建立人脈、掌握溝通社交技巧。

在研究計劃中,我們和學校、教師、學生一同經歷旅程,看到成功的案例,前線教師利用自身人脈資源,為學生在內地各市建立持續溝通互動的平台;也觀察到可改善的地方,例如在雨季要避開常有山泥傾瀉的地區、不要隨便帶學生去「歷奇探險」,要去已成熟開發的區域,行程安排要配合小組、合作學習,不用安排每天過度緊湊的行程,要留下討論匯報空間、休息時間等。

教師專業發展有進步空間

香港一直以來欠缺有系統的戶外學習、實地考察、體驗教學教師培訓,除了少數學科如地理、體育教學,走出課堂以外的教學從未受重視,這類教學往往被視作課程外的延伸學習,可有可無、隨意增減。隨着社會發展,教學形式不斷更新,新的教育發展尤重體驗實習、服務學習、戶外教學,以及與社會、社區和不同專業人員(如社工、醫務人員、博物館館長、文化康樂場所管理專業等)的合作,故此師資培訓亦應與時並進,發展有關的教師培訓課程。

反思與建議

雖然我們並不同意在青年人當中所謂「港獨」思想已成氾濫,但無疑本土意識是有增強趨勢,不少老師夾在愛國與本土中間,可謂裏外不是人。每逢長假期都有大量老師犧牲休息時間,帶領學生往內地交流、參觀,他們有些可能只是希望家境普通的同學有旅行的機會,增長見聞;也有是希望交流活動能為同學在不同學科有體驗學習機會。當然,認識祖國、增進文化素質也不能簡單一棒打死成「洗腦」工作。

不過正如本文分析,內地交流工作往往是吃力不討好,當局及社會人士其實應對老師的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及支援。針對本文分析各點,我們建議教育局在甲類交流團的招標及規劃工作中預留空間,讓老師能度身訂做若干行程,不應是完全「罐頭」待客。當然也要充分評估同學對行程的反應,只能「植入」,萬萬不能硬銷。此外,乙類交流團往往需老師付出大量心力,申請資助、計劃行程。現屆政府已增撥資源為學校增加人手,提供行政支援,我們期望將來學校行政人員可在這方面為老師分擔工作。最後,教育局亦應以短期專業發展課程,為現職老師提供體驗學習,甚至境外交流規劃工作的培訓,好讓他們能做好這份工作。

作者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社會學講座教授,劉翠珊是浸會大學教育學系助理教授,鄭潔晴是浸會大學教育學系副研究員

[趙永佳、劉翠珊、鄭潔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