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韜文
下一篇
上一篇

陳韜文﹕打擊新聞自由的事件及其影響

【明報文章】近一個多月來,新聞及言論自由受壓的事件連番發生。先是有香港高級新聞人員訪京團團長蕭世和,因轉述中共宣傳部長的講話前後不一而產生新聞自由是否受壓的疑團,可簡稱為「訪京傳話事件」。其次是鬧得輿論沸騰的「FCC平台事件」: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時任副主席馬凱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該會主辦的座談會,結果中央、特區政府及建制派各方群起而攻之,指FCC為港獨提供平台,絕不能接受。馬凱在港的工作簽證繼而不獲續期,並被拒再入境。另一令社會嘩然的是「大館平台事件」。大陸旅英作家馬建原定在「大館」參加國際文學節的座談會,但其總監簡寧天卻以不容任何人藉大館作為促進政治利益的平台而拒絕借場。雖然大館最終在輿論壓力下放行,但因此而產生自我審查的陰影則揮之不去。最後是「巴丟草展覽事件」。澳洲的華裔漫畫家巴丟草受邀在港展出他的畫作,3個主辦的國際組織卻因受「中國當局的威脅」而臨時取消展覽。

雖然上述事件大小不一,但放在一起,再結合以前發生的新聞及言論自由事件,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打擊新聞及言論自由的常用論述邏輯,以至事件所產生的社會影響。

外國陰謀化及泛國安化

上述接二連三打擊自由的事件有一共通點:它們都牽涉「外國力量」。對外國力量,中共往往是敏感及存疑的,以為別人「亡我之心不死」,要搞陰謀詭計,要顛覆自己,最終危及國家安全。中共自己雖然師自蘇聯,曾受外國勢力重要的影響,但建政後卻發展出很大的排外傾向,對西方採取懷疑態度。對內,中共則着力鼓吹愛國民族主義。在此等背景下,如果論述中提及外國力量的滲透、陰謀、顛覆、國安威脅,其指摘就好像變得義正辭嚴、毋庸置疑。涉外是問題的起點,一旦把事情提到外國陰謀、國安的高度,一切個人權利都得讓路,包括新聞及言論自由。

「訪京傳話事件」中,蕭世和原先引述中宣部長黃坤明,說他「希望香港媒體不要成為干擾內地政治的基地」。這樣的說法將大大限制了香港傳媒報道的自由,因為任何對中央及中國的批評都有可能被看成是干預,因此而引起的社會震動是可以想見的。不過,當事情正在發酵之際,蕭世和把引述更正為「在一國兩制下,要防止外部勢力把香港變成對內地進行干預破壞的基地」。對比兩個版本,當中最大的差異就是事情有否牽涉外部勢力、有否涉及國家安全問題。從更正中,我們可以看到「涉外」和「涉國安」,在現階段論述香港新聞自由的限制時,是多麼重要。有了它,打擊就彷彿可以出師有名、震懾四方。

傳話風波無疑暫時獲得平息,但是引述是否應該無條件接受?從新聞自由的角度看,實在尚存很大商榷餘地。什麼是外部勢力?外國團體或國家是否一定是不存善意的?什麼才構成干預?只有言論而沒有行動的,算否干預?新聞媒介發揮中性平台作用,報道批評性的消息,這樣是否構成干預?香港新聞工作者及市民實在不應因為事情涉及外國及國安就默默地接受有關限制,而應該堅持行動與言論的區分、報道與鼓吹之分、批評與干預之分、平台與立場之分。事實上,凡事皆有輕重深淺之別,有一個程度的問題。什麼時候才構成干預或者威脅,當中也牽涉程度判斷,而這個判斷固然不應由官員領導一人說了算,而是應該講事實證據,並以社會可接受的判斷標準作為參考基準。只有區分清楚,我們才能從國安與自由中取得應有的平衡。

社會的反應

首先,我們看到香港的新聞工作者、文化教育工作者以至市民大眾團體,對新聞及言論自由仍然保持警覺性,遇到像FCC及大館等平台事件,他們還是會發聲捍衛自由。可以說,保護自由之心未死。可是,香港新聞工作者的管理層對此等問題則少有表態。究竟他們的取向如何,為什麼不採取較公開及積極的態度,目前社會所知不多。隨着打壓自由的壓力增大,他們是否也要出面捍衛,前線工作人員以至市民大眾對此是有所期待的。從大館平台事件中,我們知道當自由受壓而社會有所反彈,自由或許可保。受壓而默然承受的,最終失去的只會是自由。

打擊自由事件可產生寒蟬效應,這是不少人說過的。最能表現自我審查現象的大概是大館平台事件,從事情反覆看來,取消馬建的講座確實是出於大館總監的判斷,認為讓馬建演講,大館就會為錯誤的政治傾向張目,變成有問題的平台。從他的論述邏輯及事發次序來看,相信FCC平台事件對他應有負面的「示範作用」。這名總監是外國人,可見自我審查的壓力是普遍的,不是只有香港本地人才「識做」。這已是一個社會問題。

傳媒作為公共平台,有權利及義務報道各方正反的新聞。這種看法在香港以至其他自由社會,都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常識」。據此,報道任何它們認為有新聞性的個人都可以。不過,現在這種常識正在起變化,給一些反自由的論述搞混了,以為一報道就等於「為匪張目」,應該受到打壓。中央及特區政府用來打擊FCC馬凱的邏輯正是這樣。影響所及,現在連曾是無綫多年的新聞工作者陳凱欣,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論壇上,竟然說她作為記者,將不會採訪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原因正因為不想為港獨提供平台云云。由此觀之,香港日常的思考邏輯已逐步受到扭曲而不自知。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榮休教授

[陳韜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