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林朝暉、吳舒景
上一篇

林朝暉、吳舒景:推進更新陳年政策 吸引港青北上創業

【明報文章】在粵港澳大灣區的相關政策推動下,香港各界響應號召鼓勵有志創業的青年北上尋找機會。不久前,珠海市政府推出人才新政,旨在吸引青年到該地置業、創業。最近廣東省政府更在入戶、入學及購房等方面向港澳台人士放寬門檻,解決在內地發展的港澳人士在工作所在地的購房、子女入學、醫療及金融貸款等切身需求。

此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港青學業、就業、創業的「三業」問題表達出殷切關心。如何完善港青創業政策,將會是繼居住證以後,迫切需要推進的政策領域。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我們預計今年港澳台投資企業數量應超過13萬家。內地與香港長期以來的經濟往來,為不少成長型的創新企業提供了廣闊市場空間和多樣化的資金來源。一批批具有創新精神的港澳青年企業家,正掀起新一輪「港商」創業熱潮。

陳年的外商管制政策範式

目前,內地對港澳企業的規管是「外商管制政策+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的政策框架,即除了CEPA及其補充協定另有訂明的部分外,港澳法人控股的企業均受國家制定的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所約束。除了會展、會計、法律、醫療、專利、商業服務等已獲得國民待遇的領域外,隨着中國與世界的貿易交流日漸密切,證券、投資基金管理、期貨、壽險等領域也受益於國家開放政策而逐步得到准入。而礙於國家戰略考慮,石油、稀土、煙草、教育、新聞出版、文化娛樂等影響國家安全的領域,或是野生動植物保護、放射性礦產冶煉等影響環境的領域,對包括港澳法人企業在內的外資企業進行准入限制,也是無可厚非的。

然而,當前內地創業的主戰場是以互聯網為基礎的各類創新科技領域,而這些領域有不少監管沿襲了2000年左右WTO(世界貿易組織)、CEPA時期便制定下來的政策框架,無法與時並進。例如現時在內地經營互聯網電子商務平台的話,就會被納入《外商投資電信企業管理規定》的增值電信服務的管制範圍內,需要申請在線數據與交易處理業務經營許可證(又稱EDI)。而當港澳企業試圖申請該等經營許可時,持股比例就需要遵循外商不得超過49%的限制。

政策滯後 制約青年創業空間

現時互聯網業態已經從傳統的電子商務向交易平台轉型,而不牽涉國家安全的電商平台也有足夠的管治措施進行規制。為滿足這些管治要求,現時身在內地發展的香港企業,要麼就是像港資創業名企「Lalamove」通過迂迴的合法方式獲得有關牌照;要麼就是拜託身處內地的親屬代為持有公司股份。將電商平台納入「港澳外資」之列的一刀切政策,其實已滯後於產業發展形勢,嚴重制約了港澳青年在內地的創業空間。

與此同時,筆者訪談多個在內地創辦企業的港澳青年,他們面對投資人時,都傾向對自己的香港成長及學習經歷隻字不提。一方面,希望投資人不會因為其香港背景與不熟悉內地市場畫上等號;另一方面,投資人對現存「港澳外資」的產業規管、牌照准入甚至銀行貸款的限制,也往往導致投資者對港青主導的項目心存芥蒂。

現時不少港澳青年創業者,除了向內地風險投資(風投)機構尋求投資外,也會試圖在香港本地或海外尋求投資。礙於外匯管理局對「港澳外資」風投資金往來的審批制度,加上近年國內資金管制政策改動甚大,經常會導致資金未能及時到位,讓資金管理者擔心投資溢利最終未能全身而退。

既然國家主席、特區政府都反覆強調香港青年人應把握這次內地創新科技機遇,支持香港年輕創業家身體力行,成就人生夢想及未來,那麼對港部門除了生活、就業、就學等政策領域外,兩地政府也應推進適時更新與創業最直接相關的政策。現時滯後的政策,令有香港年輕創業者坦言感到「像邀請我來他家裏吃飯,但根本沒有備我碗筷」的感覺。

(作者按:本文為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港澳青年內地主要城市創業狀况調查》的階段性成果)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港青內地創業怎能迴避的電子商務?」)

作者林朝暉、吳舒景是北京港澳學人研究中心理事

[林朝暉、吳舒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