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宋小莊
下一篇
上一篇

宋小莊:中美博弈如棋局 何妨審勢覓商機

【明報文章】近日較為系統地瀏覽香港報紙,才感覺到香港商界出現不少憂慮,這包括中美貿易戰引發的憂慮、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出台2018年報告的憂慮、國家「一帶一路」規劃可能受到美國及其盟友狙擊的憂慮等。近幾十年來香港商界類似的憂慮也有不少,例如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1989年「六四」風波對改革開放的影響、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等。連最近股市下跌、房價回落,也成為話題。這是需要議論一下了。

憂患則生 安樂則亡

《孟子.告子下》有「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之說,列舉舜、傅說、膠鬲、管夷吾、孫叔敖、百里奚等6位戰國之前名人事例,說明貧困、磨難可以磨練人們奮發擔當;闡述國家上下「憂患則生,安樂則亡」的國家存亡道理。孟子文章頗有氣勢,2000年來激勵不少先賢志士。中華民族飽經憂患,中華文明歷經滄桑,雖國家現在面臨美國強大壓制,也算不了什麼。據說美國阿拉斯加動物園的鹿苑有狼捕鹿,管理員殺狼保鹿,但結果狼愈來愈少,鹿也愈來愈少。原來鹿有狼追,就會奔跑,體格強健。現在少了憂患,自由自在,少了運動,體質下降,反而早亡。這反而是令人深思的。

先說中美貿易戰。今年以來美國先後對進口洗衣機、太陽能板徵稅,再來鋁材、鋼材的關稅,再來5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再來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這些進口關稅的力度可謂前所未見。表面上說是要減少美國貿易赤字,但實際上美國如意算盤是想造成三成輸美商品減少,在下半年造成中國數十萬中小微型企業倒閉,進而造成上千萬工人失業,進而激發社會動蕩,迫使中國投降。但出乎美國意料,根據美方公布的統計,美國對華貿赤7月是368億美元、8月是386億美元、9月是402億美元,今年第三季貿赤是1156億美元,上攀12%。這是不是中國大減價促銷,筆者不得而知。但與其這樣說,不如說美國找不到其他物美價廉的替代市場。果如是,美國民眾就會埋怨政府徵稅使價格提高了,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共和黨在眾議院失去不少議席,與此有關。這是有待學者研究證實的課題。

再說USCC的2018年報告,長達500多頁,由11名委員會成員(其中兩人是參議員)簽名確認,審查美中經濟和安全事務,向國會提出抑制中國崛起的26項對策和反制建議,其中6項涉及兩岸關係、3項涉及香港,包括:(1)檢查評估美國出口香港軍民兩用裝備情况,決定是否給予優惠;(2)與包括台灣在內的盟友一起審視中國大陸中央政府遵守香港《基本法》的情况;(3)表達美國對香港法治和言論自由的的關注,並要求中國大陸遵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

其中令港府和香港商人擔心的是香港單獨關稅區的地位。該建議如得到國會認同,則美國商務部就要對美國軍民兩用裝備出口提交公開報告(含保密附件),審查評估輸華和輸港情况,決定是否要取消對香港的優惠待遇,以免美國的安全受到威脅。如果成事,美國就會改變對香港的寬鬆政策,影響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單獨關稅區的地位。

美國沒有必要減少對港貿易

USCC是美國國會跨黨派的委員會,沒有實權,只有建議權,在得到國會認同時,就會對美國聯邦政府各部門發生影響。但美國是三權分立的國家,聯邦政府和國會是互相制衡的,美國對香港的出口每年有300多億美元順差,沒有必要減少有關貿易。如果禁止或減少美國軍用裝備對香港的出口,只會減少順差。

美國各界在香港開設了1300多家公司,其中280多家在香港的公司是地區總部,440多家公司設地區辦事處。如果香港失去單獨關稅區地位,他們就沒有必要在香港存在。USCC這一建議,與唱衰香港、到美國投訴的香港泛民主派和激進反對派一脈相承、同謀而合,目標都是要求美國懲罰香港,即使理由不完全一樣。從這個意義上說,「漢奸」才會要求美國懲罰香港。

中央必捍衛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

基本法第116條第1款規定香港特區為「單獨的關稅地區」。對香港特區在國際經濟範疇內的這一法律地位,這是基本法保障的,也是中央政府必然致力捍衛的。任何試圖改變香港單獨關稅區的說法和做法,都是對中國內政的干預。USCC一方面要審視中央政府是否遵守基本法,包括第116條的規定,另一方面又要美國改變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是自相矛盾的。

「一帶一路」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倡議的,是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國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香港是其中的超級聯繫人和參與者。「一帶一路」得到絕大多數沿線國家支持,只不過範圍比二戰後美國支持西歐重建的馬歇爾計劃規模更大,幾乎涉及世界各大洲;但就項目內容而言,卻比馬歇爾計劃簡單,只涉及陸上交通和海上港口等基建建設,不涉及其他軍事設施。但這樣受到絕大多數沿線國家支持的基建項目,卻被USCC認為威脅了美國國家安全,美國副總統彭斯還諷刺這是中國的「債務外交」。不久前彭斯還發表過胡說八道的「冷戰演說」,暴露出他對事情實况的無知;這次他又把基建的舉債當作債務外交,則是對基建常識的缺乏。世界上有多少個國家和地區可以不必舉債而建設呢?怪不得很多遊客都說,從基建上說,中國是發達國家,美國確是太窮,美國最漂亮的機場也只是發展中國家的水平,恐怕就是美國由什麼也不懂的政客加上其老闆把持的原因。

上述3點所謂的困境,其實有不少商機。只要不是USCC和彭斯之流,靈活機動的香港商人應當可以找到商機的。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

[宋小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