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給中坑選民的一封信

【明報文章】筆者大學畢業時,香港經濟剛轉入低潮,誤入民主派,至今年近半百,打籃球力不從心,見到「溫拿樂隊」的前列腺癌電視廣告(對的,我還是看電視),嚇得立即去找專科檢查。現在從事教育工作,即是好多長輩口中的「廢中黃絲學棍」,前前後後,在某個陣營20多年,不是老兵,也算是中(環價值)坑,簡稱中坑了。

青年為何會選擇狂人做領袖?

近10年來,不同國家及不同地區的選舉都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論是哪一處,當地評論都在問一個問題:年輕選民在哪裏?為何像「侵侵」這類連政策理念及英文也說不清的狂人,可以贏得選舉?為何像匈牙利人會選擇像奧班這類極右派政客做總理?巴西極右政客博爾索納羅又居然會贏得大選?這班青年為何會選擇這些狂人做領袖呢?

誠然,將這些狂人的當選原因,當作是所有青年選民的選擇結果,確實大有問題。因為在一個國家民主選舉,政客要贏取大選需要跨世代的支持。當地評論界聚焦青年的原因,在於現在已經達到投票年齡的青年,理應在一個推崇普世價值、推動多元文化、尊重和平共融的主流論述、社會環境及教育制度下成長,為何卻會投票給一些反對普世價值以至反民主的政客呢?這些評論界人士會進一步問,為何年近半百,甚至是人生勝利組的中坑,也會轉向支持這類「有破壞、無建設」的政客呢?

Anand Giridharadas的一本書Winners take all,以國際經濟會議如達沃斯的會議,看到一堆精英往往一口「改變世界」,但遇到實際的經濟結構(例如跨國企業)時,往往有口號無實際,結果就一步一步地令體制更進一步地向既得利益者傾斜。近日英國《衛報》有專題報道,以民粹主義(populism)來形容這股浪潮,嘗試用不同角度,包括歐美的政治論述,輔以各國不同的政治問題,以找出這股風潮的原因。當然,世界這麼大,各國情况既有異同,如果用一個大理論去解釋這個現象,絕不可能,至少《衛報》談到的、歐洲18世紀以來的虛無主義思想,在亞洲國家的情况並不適用。即便如此,現在各國各地區的政黨,面對這股民粹主義的衝擊,仍然不知道如何應對。

拒絕「道德綁架」 要求「世代正義」

篇幅所限,本文不可能談到太多議題。青年及中坑選民投給民粹政客,甚至不願意投票,至少有兩個理由。其一,拒絕「道德綁架」,這個說法是:既然你是青年,你就必然是支持民主自由平等共融,既然你支持普世價值,你就一定要支持某一個政黨。在英國,你就有義務支持工黨,即使明知貝理雅與商界同一鼻子呼吸,選後一定「出賣」工會,都要去投他,否則議席就會落入保守黨手上。在台灣,你就有責任去支持民進黨,即使你不喜歡一些「政二代」的候選人。在「美帝」,你就要義無反顧的支持民主黨的希拉里,儘管她背後的政治菁英就是華爾街的一伙。問題是,當這些滿口道德價值抬着「改革」旗幟的政客被送上台後,走的卻是分贓政治的老路,難道青年看不到,中坑看不懂嗎?

其二,要求「世代正義」。因為這些政治精英以「改革」上台、以「自肥」管治之後,造成貧富更不均、社會更不公、青年世代無法上流。筆者在本欄已經說過,不再說太多。但在政治上,因為現在政治精英在體制內,不斷自我繁殖,不斷保護利益階層,甚至對實現政綱也不以為然之後,青年以至幾十年不斷被道德綁架的中坑選民就覺得,寧願不投票、亂投票、投廢票,甚至投對家了。

政客吸引不到支持 責在政客不在選民

筆者畢竟是中坑,未來最多只有7至8次投票機會,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投票。但投票是權利,不投票也是權利。國際人權的論述,沒有提過不投票是違反人權,需要受道德譴責的。政客吸引不到選民支持,責在政客,不在選民。20多年前,筆者落區,前輩教訓我們,候選人參選要「謙卑」,不知道為何20多年後,行使不投票的權利卻要受到道德譴責。時代變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