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上一篇

鄭立:注意選舉的額外代價

【明報文章】回憶佔領事件之前的香港,我們對於選舉,是懷有希望的。我們相信只要我們明智地投票,就能有效地防止香港情况以及市民權利的惡化,以及日後香港將會在可望的將來,也就是2017年普選特首、2020年普選立法會而達至民主化。這些希望,是令香港人投入選舉的獎品、曾追求過的寶藏。

北京政府的決定,令這些全部成為了泡影。但是,港人還是相信能靠立法會否決權,去制止不喜歡的法例通過。但在選舉主任可以因為言論而令參選人不能參選,以及當選的議員被DQ(取消資格),以及連參選都可以再因為政治立場再被DQ之後,日後還在香港議會的議員都是審查後被過濾的結果。這種連政治立場都無法自主的議會,應該已無法阻止惡法通過。

至此,香港議會已被確定為並非民主,也無實權;而其選舉也只是一個有篩選的投票遊戲。議席的民主價值成為泡沫後,選舉就是一個以百萬元計的選舉支出,去博取千萬議席資源的經濟行為。它的最大效果,變成在於搶奪政府透過議席合法地供給另外一些人的資源。

對於民主運動而言,它還不至於完全沒有價值,因為選票能換取「錢」這種人類社會公認的價值,所以,參與選舉也不至於完全沒有意義。但是,我們不能忘了,選舉是有代價的;而且這個代價,不僅是義工的人力物力,也不僅是選舉經費。而這些以外的代價,卻常常被忽視。

首先,選舉的代價,包括了我們的人際關係。不少人把這個本身已殘廢的選舉看得太重,把它看成存亡之戰,覺得必須得出自己心儀的投票結果,否則香港就會完蛋。但他們又沒有那個能耐去說服別人投票,而走向道德責難質疑或不願意投票的人,為此大罵不同政治立場的朋友甚至絕交。這樣,不僅常常有反效果,更為了選舉,毫無價值地使很多朋友反目。

第二是希望。把希望放在選舉的勝利上,是會反彈的。如果你覺得選舉是目下困境的唯一解決辦法,而你選輸的話,或者選贏了卻沒有解決問題的話,就反而會引致更大的失望甚至絕望。不少人就是對此過度狂熱之後,被結果打進低潮。

第三是精神。就像自己煮的飯更好吃一樣,人類先天就會把自己投入的東西的價值看得更大。對於選舉過度投入,往往使視野變得狹窄,輸了更會產生執念甚至怨念,怨恨別人不夠幫助自己,或者不夠幫助自己所支持的候選人,而使心態和精神變得扭曲,也迷失了追求民主和令香港更好的初衷。而且,為了選舉的權宜,也使我們突破了很多原則和定義,例如民主派害怕選票被分薄、互相指摘對方不是民主派,標準亂飄。

要重新審視投入程度

這些代價,往往比起人力物力時間的損失,更為重大而且深遠,無法計量。如果真的能爭取到民主,也許這些是值得付出的;但當我們認清了選舉已經殘廢的時候,這些代價就不值得付出。如果贏得議席要使我們損失這麼多東西,而議席最終也不能促進民主,這只會是因小失大。

議席有價,但沒有以前那麼大。所以,大家要重新審視投入的程度。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