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關仲然
下一篇
上一篇

關仲然:民進黨的硬仗——台灣九合一選舉拆局

【明報文章】下星期(11月24日)是台灣「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不同行政級別的地方公職人員(從村長到市長)都會於今次選舉中產生。這次地方選舉跟上次的總統及立法院選舉相隔兩年,可視為是對以蔡英文總統為首的民進黨政府的一次「中期選舉」。

九合一選舉是地方選舉,候選人焦點集中在地方政治,換句話說,即較少觸及永遠籠罩台灣政治的兩岸問題。所以如林泉忠博士最近所寫一樣,國民黨「六都」的市長候選人都對馬英九針對兩岸的「新三不」主張(可以)選擇避而不談。不談兩岸,可以說今次選舉是有關地方政治而無關「統獨」;但從更現實的角度來看,如果「兩岸問題」是今期的賣座題材,哪有政治人物會講政治倫理道德,真的將地方選舉留給地方政治?

今次選舉除了產生地方公職人員之外,更有多達10項公投議案同時進行,稱得上是「十合一」的選舉。去年底公投法修法,將公投合法投票年齡調低至18歲,而公職人員選舉的合法投票年齡則繼續維持在20歲。在這「十合一」多重選舉中,最矚目的是「六都」直轄市市長選舉,有關市長選舉戰况留待另文討論,今次先談同樣重要的市議員選舉。

民進黨將面對艱難選戰

民進黨在近幾屆地方選舉中,表現愈來愈好,上一屆(2014年)的成績是民進黨歷史上選得最好的地方選舉,「六都」入面其中「三都」市議會(新北、台南、高雄)得票都比國民黨高(台北、台中也分別比國民黨僅少一席)。民進黨可以在上屆取得好成績是意料中事,因為當年剛剛發生太陽花學運,而馬英九和他領導的國民黨則一片頹唐。然而,雖說是民進黨選得「最好」的一屆,所得議席仍然比國民黨少近百席,只佔全部議席約三分之一。在講地方政治的選舉,傳統地方資源(亦即我們熟悉的「蛇齋餅糉」、pork and barrel)仍然至關重要,資源愈豐厚的政黨自然可以提供更多福利予選民。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國民黨當時在馬英九帶領下跌入低谷,依然可以毫無懸念地成為擁有最多議席的政黨。

來到今年市議員選舉,競爭比上屆來得激烈,在全台灣的22個直轄市、縣市中,16個直轄市、縣市都比上屆有更多市議員參選人。以台北市為例,上屆108人參選競逐63個席位,今屆就增至124人爭奪同樣的議席數目,對兩大黨來說,相比起國民黨,執政的民進黨將面對一場更艱難的選戰。國民黨在2016年選舉,首次同時失落總統和立法院的控制,因而引來「亡黨」之說。雖然不見國民黨有復興之勢,沒有突出的政治領袖橫空出世(如當年2008年民進黨的蔡英文),但選舉這遊戲從來都是此消彼長,除了自己,更重要是對方的表現。對國民黨來說,他們與其等待那名領袖的出現,不如靜觀民進黨的執政失敗。

國民黨不如靜觀民進黨失敗

從年金改革、重啟「核二」(第二核能發電廠)到同性婚姻遲遲未合法,民進黨的執政都令人失望,特別是大部分人曾對民進黨能夠首次同時控制總統、立法院而滿有希望。今年沒有太陽花學運,吳敦義帶領的國民黨也沒有鑽落更深的谷底,民進黨選情自然艱難。而對民進黨來說,他們的對手除了是國民黨之外,還要應付第三大政黨——時代力量的挑戰。時代力量成立3年多,上次首次參選就在立法院奪得5席而成為議會內第三大政黨。今次參選市議會選舉,對他們的生存以至是台灣的政黨體系(party system)有很重大的意義。

以往台灣的小黨如親民黨、新黨、台聯等,隨着選舉制度轉變、領袖年老衰弱(如李登輝、宋楚瑜)而式微。即使在這些小型政黨最全盛的時期,也很容易將這些政黨歸入藍綠陣營中,因為這些小黨的成員大都是從國民黨或民進黨中接收過來。相比這些小黨,時代力量雖然因為「台獨」綱領而容易給人綠營形象,但觀乎他們在過去兩年立法院的表現(鬧民進黨鬧得最狠最到位的,應該是「時力」主席黃國昌了),以及今次選舉的參與,時代力量都表現出與以往小黨截然不同的性質和風格,做到「第三勢力」的效果。

時代力量在今屆提名了40人參選市議員,以提名人數來說也是第三大政黨(在國民黨及民進黨之後)。候選人的背景以年輕、專業人士為主,沒有傳統政治色彩;即使有候選人過去曾跟民進黨有關連,也只是擔任過民進黨議員助理。跟2016年立法院選舉不同,今次選舉,時代力量沒有跟民進黨協調,一方面是說明兩黨之間的關係跟兩年前已有不同,另一方面是市議員選舉制度是多議席選舉(多議席不可轉讓單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即不是「你死我亡」,自然更沒有需要協調。

時代力量「生死之戰」

在舊有的小黨「自然」式微下,時代力量是最有機會在國民黨和民進黨壟斷的台灣政黨體系中站穩陣腳的政黨,而這場選戰對時代力量來說也是一場「生死之戰」。如果他們成功在今次地方選舉取得好成績,就意味他們能得到地方資源,政黨得以成熟發展,在兩年後的立法院選舉自然跟民進黨更有討價還價的力量;如果落敗的話,就等於在沒有跟民進黨協調之下不能勝出選舉,也沒有新資源支持政黨以後的發展。

面對老練的國民黨、來勢洶洶的時代力量,民進黨要保持過去幾屆市議會選舉穩步上揚的成績,近乎不可能。而在國民黨、民進黨爭鬥同時,今次選舉也將決定時代力量能否真正成為台灣的「第三勢力」。

作者是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候選人、德國杜賓根大學歐洲當代台灣研究中心短期學者

[關仲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