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李曉天
下一篇
上一篇

李曉天:塵肺工人維權難 呼喚精準扶貧新起點

【明報文章】從2013年11月到現在,中國的精準扶貧理念已經提出5年了。2017年,「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還寫入了黨的十九大報告。精準扶貧工作的成績是不可否認的:2012到2017年,中國貧困人口減少了7000萬;中央財政又計劃為精準扶貧投入超過1200億人民幣。中國希望在2020年實現消滅貧困人口的目標。

精準扶貧的這些成績不僅是依靠大量幹部下鄉,精準識別、責任到戶,還離不開先進的「五個一批」理念,即依靠發展生產、異地搬遷為貧困農民尋找工作機會,依靠教育解決貧困代際傳遞的問題,依靠社會保障為喪失勞動能力和因病致貧的人口「保底」。

但是,11月7日開始聚集在深圳市社保局的300多名塵肺病工人與工亡工人家屬,卻給這個看似美好的藍圖畫上了巨大的問號。他們從1990年代開始到深圳打工,在地下的花崗岩層從事風鑽爆破工作,為深圳的大樓打下地基。但是由於缺乏職前培訓和勞動保護,工人在多年後陸續發現自己患上了塵肺病。之後他們反覆到深圳表達訴求,希望深圳相關部門為他們解決醫療與生活保障。多年來遲遲得不到回應的塵肺工人在拷問:精準扶貧的美好願望到底是真實的嗎?

全家因病返貧的殘酷現實

塵肺病工人反覆維權卻得不到絲毫回應,這折射出中國精準扶貧工作理念中缺失的一大塊拼圖。鼓勵農民在本地或離開家鄉工作,是扶貧工作中卓有成效的一環。外出工作一直是農民獲得收入的重要手段,中國2.8億農民工的存在已經說明了這一點。然而殘酷的現實卻告訴我們:外出工作有時不僅不能保證收入增加,反而可能因為患上致命的塵肺病,不但本人失去勞動能力,而且沒有必要的醫療救助和生活保障,最終掉入了全家因病返貧、子女失學的貧困陷阱。

2016年的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到:「患病是致貧返貧的重要原因。據統計,我國農村貧困人口中患大病的有240萬人,患長期慢性病的有900多萬人。」

這個數據中沒有提到其中有多少大病是農民工外出打工才患上的職業病,也沒有提到很多甚至無法確診的職業病患者。中國職業病中最為嚴重、佔絕大多數的,就是塵肺病。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並沒有報告塵肺病患者的總數。據國家衛計委報告,從2014到2017年,中國新報告塵肺病病例數分別是26,873、26,081、28,088、22,701。這還是在塵肺病工人確診極其困難的背景下的數據。貴州省3名從醫多年的醫生,只是因為給工人診斷塵肺病,竟被當地公安機關以涉嫌詐騙社會保障的罪名羈押了7個月。據公益組織「大愛清塵」估計,中國至少有600萬塵肺病患者。

深圳市多年試圖拖延解決問題

精準扶貧工作特別強調要「準」,尤其是精準識別貧困戶的醫療和教育需求。習總書記在2015年一次扶貧攻堅座談會上講到:「看勞動力強不強,就是通過看農戶的勞動力狀况和有無病殘人口,估算其務工收入和醫療支出;看家中有沒有讀書郎,就是通過看農戶受教育程度和在校生現狀等,估算其發展潛力和教育支出。」

早前聚集在深圳市社保局的300多名塵肺工人與工亡工人家屬非常困惑,識別他們的需求真的有任何困難嗎?塵肺工人幾乎都完全失去了勞動能力。很多三期的塵肺病工人,甚至連呼吸都非常困難。在11月7日深圳市暴力驅散工人的現場,有些患病工人只是因為吸到辣椒噴霧就當場吐血。塵肺病治療的醫療支出也非常清楚,在農村簡單的醫療條件通常每年只需幾千塊的治療費用,在城市每年需幾萬塊。很多工人和工亡工人家屬,帶着多年求醫的病例與收據。因為有些家庭失去了唯一的男性勞動力,一些塵肺工人的孩子甚至連職業學校也上不起了。

然而,深圳市多年來一直採用多種藉口試圖拖延問題的解決。在明知塵肺病是職業病、很多工人當年都沒有簽訂勞動合同的情况下,還堅持要求工人提供勞動關係證明;在明知當年很多公司已經改頭換面甚至不復存在的情况下,還要求一些工人走法律途徑向當時的僱主索賠;在今年終於提出賠償方案時,卻按照2009年之前的工資標準來賠付,其賠償金額被很多工人嘲笑為「給他們棺材錢」。

11月7日開始,來自湖南耒陽、汨羅、桑植三地的塵肺工人和家屬被迫聯合起來,等待深圳市政府到底能否精準識別他們的需求。塵肺工人要求看病的救命錢,失去勞動力要求給家人維持生計、給孩子上學的補償,到底符不符合「依靠社會保障為喪失勞動能力和因病致貧的人口兜底(保底)」的政策理念?

如塵肺工人得不到保障 滅貧幾乎不可能

現在,中國還沒有任何針對塵肺病工人的醫療及生活保障的公共政策。中國有數以百萬計的塵肺病工人,如果他們得不到醫療救助和社會保障,精準扶貧的效果將會大打折扣,消滅貧困的目標幾乎不可能實現。在深圳維權的工人是全國幾百萬塵肺工人的縮影,是習總書記提到的數百萬的農村患病人口的縮影。深圳市政府面臨的正是是否踐行國家精準扶貧精神的選擇:是積極為塵肺工人解決醫療和生活保障的問題,還是讓他們在維權路上繼續消耗自己的生命?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李曉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