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阮穎嫻
下一篇
上一篇

阮穎嫻:減廢宜徵費、回收、教育三管齊下

【明報文章】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條例(下稱「垃圾按量徵費」)由2005年廖秀冬做環境運輸及工務局長,到邱騰華,去到黃錦星都做緊第六年環境局長,才宣布要推行了。方法是用指定防偽收費垃圾袋,按容量徵費。以下討論垃圾按量徵費的成效、實行的問題、其他配套的配合,以及教育的重要。

環保是共業 需全民參與

雖然環保團體和環保人士大力支持,但也有市民反對,認為勞民傷財。2013年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曾做民調,當時五成半市民原則上贊成引入「廢物按量收費」,56.4%受訪市民贊成以「預繳式專用垃圾袋」徵費。

保護環境增加個人生活成本,但對社會整體有利。分類和回收不方便、耗時間等都是個人成本。除非市民很有公德心,以地球和社會利益為先,否則以個人為單位,香港人並不熱中減少廢物、保護環境。

但環保是共業,污染地球是共孽,人生下來就會污染地球,一句「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或可應用至此。一小部分人減少廢物,其他人不理會,那麼減少破壞環境的目標還是很難達到。若難以用其他方式達到環保的集體行為,也許立法和執法是一個方法。

垃圾按量徵費,我想會有一定成效;顯著與否暫時不知道。政府以台灣及南韓實施垃圾按量徵費後有成效來支持政策,但減廢成效要看當地的執行細節、市民風俗、教育、其他環保配套等。

香港市民喜歡奉公守法,這不代表他們擁戴法治,只代表他們不喜歡犯法,並會指摘犯法者。垃圾稅不算重,所以可預料大部分人會守法。反之,違例要罰1500元,比起垃圾稅要高出很多。這件事也提醒市民:處理垃圾有成本。

但香港人同時也喜歡走精面,如果不守法而無後果時就不守,例如大家會不看交通燈過馬路。研究也指出某些國家實行徵費後「非法棄置」有所增加,因此黃錦星局長提出會加強執法,裝「天眼」捉非法棄置,以及製作「舉報App」讓市民舉報非法黑點。

垃圾按量徵費的實行問題

「非法棄置」定義困難。我在便利店買飲料、在街邊篤魚蛋,飲完吃完丟進街上的垃圾桶,是合法棄置;我帶回家吃喝,就變成「家居廢物」,理應放進收費垃圾袋。但我選擇走出街,丟到公共垃圾桶,這樣是合法棄置嗎?如果隨便把家裏的一兩件「家居廢物」拿到垃圾桶丟掉,是合法還是非法呢?若垃圾桶滿了,我棄置在垃圾桶旁邊,那算「非法棄置」嗎?

如果是因為垃圾桶不夠大、不夠多,清理次數不夠頻密,導致市民難以合法棄置,那算不算是環境局的錯?政府打算兩年內減少四成公共垃圾桶、增加回收桶,這點市民不支持。根據同上的中大民調,有45.8%的受訪市民反對「以減少公共垃圾桶數目來杜絕非法棄置垃圾」,只有22.1%的受訪者贊成,26.6%則回答「一半半」。

至於那個「舉報App」,本來環團支持南韓做法,成功舉報有獎賞,例如可分得罰款的八成;加上「天眼」系統,很難不懷疑政府想藉垃圾按量徵費擁抱國家政策,實行社會監控系統,再進一步計算市民的社會信譽度。恰巧中國內地社會信用評分系統將於2020年全面實施,香港垃圾按量徵費也在不遲於2020年實施,令人生疑。後來局方澄清「舉報App」只會用來舉報黑點加強巡查,暫不會用「人面辨識」或「天眼」來捉市民。但後事如何,難以知道。

第二個實行問題,是整棟物業處理垃圾的模式。政府稱,不用指定收費垃圾袋的廢物,垃圾車不收。大屋苑丟垃圾,是整箱丟進去,不知是否能逐件查。環團回應,可仿效台灣,增加一職位名「垃圾稽查員」。家居垃圾往往是很多小袋,清潔工友為了容易搬運,一般會將很多小袋丟進大黑膠袋,稽查員要打開大袋逐個檢查嗎?

一般物業,垃圾丟去後樓梯,再每天由清潔工友逐層集合垃圾。問題來了:若有人不遵守規定,不用指定垃圾袋,清潔工友收還是不收?一個方法是找出元兇,要求該住戶用指定垃圾袋。但有時「緝兇」困難;即便抓到,也可賴皮,寧死不屈。有時大廈業主可以一年不交管理費,欠款過萬,被人貼大字報,依舊不交。

若要維持大廈整潔,管理處另買膠袋,着清潔工友將垃圾用收費垃圾袋打包。這樣一來增加清潔工友工作量,二來不是「按量收費」,丟多少垃圾跟稅款沒有關係,就不能做到以「經濟誘因」減廢的效果。有些大廈用中央垃圾槽丟垃圾,也有同樣問題,這就看住戶和物業管理公司的態度了。環團的回應是立法應包括禁止物業管理公司中央處理廢物,並可叫政府部門進入私人屋苑上門執法。

教育和回收很重要

減少廢物有個限度,有些廢物還是必須丟的。要進一步減少廢物,除了徵費,就是令回收更方便。但香港這方面非常落後,環團批評很久,例如「自助按樽機」回收膠樽。紙包飲品在日本和台灣回收率分別有45%及30%,中國大陸有10%,但香港沒有回收(註)。香港在廚餘回收也乏善足陳。大部分廢物回收在香港的自由市場難以賺錢,若不是政府補貼及以政策幫助,難以有足夠力量推動。

最後,教育相當重要。經濟學家Samuel Bowles寫道:「好的誘因代替不了好的公民。」捉犯規,捉得幾多、要用幾多資源?法是立不完的,違規者捉不了那麼多,除非用「天眼」加人面辨識,或者全民舉報,人人自危。

外國搭公共交通沒有閘口,少查票;圖書攤位無人看管,自助付錢;還有可以隨心付錢的餐廳,是因為公民自律。當大家不守規矩,例如食自助餐狂搶並浪費食物、逃票、把公廁的廁紙拆下來整個帶回家用等,那麼監察的成本要高得多,也許解釋了為何要出動上億個天眼加人面辨識。

香港人成長時,媽媽教你做好公民,也教你佔小便宜(但不會犯大法),身教一時一樣,所以公民意識混亂,常處於有着數時想犯又不想犯的情况。

哲學家Michael Sandel在他的What Money Can't Buy中提到美國達拉斯學校做的實驗:付錢鼓勵小朋友看書,2美金一本。他問:用錢作誘因,是教導孩子看圖書是雜務嗎?而不是應該培養的興趣嗎?《論語.為政》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以刑罰阻嚇,能改變行為,但市民無羞恥之心;以道德禮教匡正民心,就能培養市民品格。

垃圾按量徵費,實在是香港人公民意識大考驗。

註:綠色力量2017年新聞稿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