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潘毅
下一篇
上一篇

潘毅:塵肺工人維權 映照內地社會不公

【明報文章】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深圳這片改革開放的前沿熱土,也突出地呈現了近40年來中國經濟奇蹟的光明和陰暗面。這座城市有艷壓全國的最美天際線,但親手為那些地標建築打地基的風鑽爆破工人,多為農民工,長年沒有勞動合同、沒有「五險一金」(養老、醫療、失業、工傷和生育保險,及住房公積金)、罹患塵肺病最終英年早逝。這座城市可以砸下重金,在最繁華的市中心辦最炫目的燈光展,卻對維權塵肺工友最簡單的「吃飯」、「看病」、贍養家人等索賠訴求置若罔聞。這座城市曾憑藉其基層工會改革經驗,成為全省乃至全國工會工作創新的標杆,但它現在卻對走投無路且手無寸鐵的維權塵肺工友使出辣椒水等下三濫的招數……

這種魔幻現實主義,還真是深圳40年來社會發展的特色。

11月6日,300多名曾在深圳從事過風鑽爆破工作的工友及其家屬,集體來到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人社局),開始新一輪維權行動。這些工友來自湖南耒陽、汨羅、桑植等地,從1990年代開始就陸續來深圳打工,專門負責爆破地下花崗岩層。這個工種的工資水平稍高於市場平均水平,但老闆相當清楚這個工作會給工人帶來什麼後果,所以工人常常在沒有勞動合同和「五險一金」、缺少職前培訓和預防措施的情况下上崗作業。隨着時間推移,工人陸續發現自己得了塵肺病。但因沒有勞動合同,他們很難證明自己的勞動關係,從而無法認定工傷、獲得賠償。患病工友不僅因治療而背上沉重經濟負擔,同時逐漸喪失勞動能力,最終撒手人寰,留下孤苦伶仃的遺孀和孤兒。

深圳市相關部門則一拖再拖,對工友既不認定也不治療,既不提賠償也不談養家,只想着發點區區「棺材錢」就把工友打發走。從2009年到現在,近10年過去了,多少工友已經病逝,多少孤兒已經成長,他們一次又一次地倒下,一次又一次,為了他們孩子的未來,走上深圳的集體維權之路。

日前來深圳的這批湖南塵肺工友,已不是第一次南下維權了。如果不是因為前後累計多年的爭取無果,如果不是考慮到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如果不是因為受夠深圳市政府的「踢皮球」和空頭支票,這些行將就木、手無寸鐵的塵肺病人及其家屬為何要毅然決然地南下維權?

呈現當代中國魔幻現實主義

11月6日,初到深圳的他們無處棲身,只能在深圳人社局打地鋪過夜。11月7日他們列隊從人社局走到市政府,高喊「我們要吃飯」、「我們要看病」、「深圳不作為」的口號,靜坐在市政府門口,等待市長出面回應。市政府方面回應,晚上9時將有市長秘書出面對話。但政府不僅沒有滿足工友訴求,反而出爾反爾:晚上8時半左右深圳警方在眾目睽睽下和工友發生肢體衝突,並公然使用辣椒水清場!部分工友和家屬因此受傷並被送上救護車。

深圳市政府和警方的舉動,和剛剛閉幕的中國工會第17次全國代表大會的會議精神,再次呈現了當代中國的魔幻現實主義。習近平在對新一屆中華全國總工會(全總)領導班子的講話中強調「要最大限度把農民工吸收到工會中來」、「哪裏的職工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哪裏的工會就要站出來說話」。王滬寧在本次大會的開幕致辭中也明確指出,當下「工運時代主題」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鬥」,工會要「切實做好維權服務工作」。

深圳用辣椒水響應總書記號召

農民工在「中國夢」的建設中佔據什麼地位,工會又該發揮什麼樣的作用,全總大會和國家領導人已說得很清楚。而深圳市政府卻用拳頭和辣椒水,來響應總書記對「開創我國工運事業和工會工作新局面」的號召!對於湖南塵肺工友多次的維權,深圳工會卻一次又一次缺席,對工人的死活不聞不問。

在工會章程中,工人階級是國家的階級基礎,也是社會主義的殷實力量,但是從塵肺工人的遭遇中,從來沒有看到得到工會的任何重視。新修訂的《中國工會章程》第28條第6項中,將「勞動安全衛生」修改為「安全生產、職業病防治」;「參與勞動安全衛生事故的調查處理」也被修改為「參與生產安全事故和職業病危害事故的調查處理」。

按照這個精神,中國政府應考慮為塵肺工人先行解決治療和賠償問題,少讓勞動者的生命耗費在漫長的維權路上。深圳維權工人只是中國上百萬塵肺病工人的縮影,未來當有更多工人站出來要求職業病補償。在各個地區和不同行業,工會是否站在工人立場、基層工會是否切實維權,將繼續拷問這一「群眾組織」的合法性。

中國夢有沒有勞動者一席之地?

塵肺工人維權,反映的是經濟發展背後的社會不公問題。我們的「中國夢」到底有沒有這些勞動者的一席之地?作為改革開放前沿熱土的深圳,到底是要繼續令社會主義國家的成就丟臉?還是強調因為有勞動者的血汗建設才有它今天的輝煌?深圳市政府,請用行動回答!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用拳頭和辣椒水,開創我國工運事業和工會工作新局面嗎?」)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學教授

[潘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