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許寶強
下一篇
上一篇

許寶強:無思之惡與個體責任——從黨禁、拒簽與DQ等二三事談起

【明報文章】繼早前引《社團條例》禁政黨運作,並拒續簽證予外國記者會副主席後,林鄭政府早前再取消劉小麗的參選立法會資格(DQ)。這一連串踐踏人權與自由的事件,及其後官員自以為是或言不及義的回應,讓我無法不想起阿倫特的「邪惡的平庸」(banality of evil)。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