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景祥:對極端天氣 香港做好準備了嗎? —— 一個杏花邨居民的心聲

【明報文章】一直對氣候變化之說半信半疑,即使科學界有深入論證,但很多極端天氣現象都說是50年或百年一遇。換言之,那些可能只是偶發現象,尚未成為常態,並非氣候真的出現了「變化」。然而近年我「轉軚」了,因為我住在杏花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