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胡逸山

筆陣

下一篇

筆陣:危險年度 再次排華 /文:胡逸山

【明報文章】要理解印尼的軍方為何在該國的政治、社會、經濟等領域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其實也不難,主要就是該國當年從荷蘭殖民者手中爭取到的獨立是靠武裝力量打出來(好啦,再加上其「國父」蘇卡諾那把能撼動人心的口才),而不是如馬來亞的獨立般是與英國殖民者融洽地談判回來,因此軍方對其打回來的「江山」當然理直氣壯地認為有一定「話事權」。所以在印尼建國的首20年左右,蘇卡諾即便得以「空談治國」,但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必須與軍方保持一定程度的微妙平衡。一邊蘇卡諾放任軍方勢力坐大,自己也不時全服戎裝地出現在公開場合,以展示他的軍事「資格」;另一邊他卻也在當時發展中國家趕社會主義時髦的大環境下默許印尼共產黨的蓬勃發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