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下一篇
上一篇

黃偉豪:割讓:一個比港獨更離經叛道的激進概念?

【明報文章】是否一個概念被視為「政治不正確」,或違反現有的法律的時候,便一定是絕對不可取,連任何的討論空間也不應該存在?如果是的話,我們必須要慎重思考,當中所犧牲的思想自由和理性分析,及在激辯的過程中,所引發的思維和創意,會否比這個所謂「邪惡」的概念,對社會帶來更沉重的代價,和更深遠的破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