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智遠:文物評級建議還可信嗎? 從皇都戲院說起

【明報文章】因為參與保育北角舊皇都戲院的事,親身見識了香港一個匪夷所思的程序:歷史建築文物評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