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下一篇
上一篇

徐洛文:自己資料自己攞

【明報專訊】小時候,有一次回到家,我如常看看郵筒裏有沒有寄給我的信。信箱內有一封信,是寄給我的,已被拆開。究竟是誰拆開了我的信?我問媽媽什麼回事;正忙於清潔的她,一邊工作,一邊應聲說她誤以為信是她的,所以拆開了信件。但我倆的名字差天共地,怎會認錯?「有冇搞錯呀!」我說,但她只聳聳肩,堅稱以為信是她的。雖然我當時還小,但我已知這事有點不妥。她為什麼要打開一封明明不是屬於她的信?我相信我媽是出於關心,才拆開我的信件,我卻為自己的私隱被侵犯而不安,她的舉動亦漸漸傷害了我們之間的信任。這事令我體會到保護個人私隱和個人資料的重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