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下一篇
上一篇

李輝﹕尊重院校自主 還我平靜書桌——一名普通港大教授的心聲

【明報專訊】筆者1997年進入港大讀博士、2005年回港大任教,既是港大校友,又是港大教授(終身教職)。作為沉默的大多數,我們對暴力圍攻校委會事件實在是忍無可忍,有話要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