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南丫保育區地剷平 疑建收費營 植被消失 未申改劃 環團:政府營地續關衍生需求

【明報專訊】新冠疫情持續,外遊恢復無期,近月私人收費營地湧現,南丫島蘆鬚城泳灘旁一幅面積約兩公頃的「自然保育區」土地,數以百計樹木被砍,大片植被遭剷平,部分土地被鐵絲網圍封,當中放置了一個時興的球狀觀星營幕,地盤內放置不少建築材料,有本地遊領隊稱該處會發展為私人收費營地。現場張貼的地政總署告示指出,該署於11月巡視發現該處有寮屋被拆卸,已剔除登記編號,又提醒不能新建其他構築物及改變用途。長春社認為,疫情下政府露營地點至今未能重開,市場有需求,故新界收費營地湧現,但缺乏清晰規管制度,促政府檢視現有法例,避免更多具生態價值的土地被破壞。

明報記者 馬耀森

佔地兩頃 地署未覆有否違規

本報向地政總署查詢蘆鬚城相關地段是否有違規發展,至截稿前未獲回應。

繼本報上月報道揭發被政府列為12個「優先加強保育地點」之一的沙田梅子林有人闢地興建收費露營營地,日前再有行山客在社交網站發帖稱,南丫島蘆鬚城一帶有一幅逾兩公頃的土地植被遭剷平,涉及受法例規管的「自然保育區」土地,部分土地於今年5月仍被植被覆蓋,近期已變成沙塵滾滾的地盤,並已擺放一個時興的觀星營幕,質疑是否合法,又指近年私人收費營地如雨後春筍,大都是靠破壞田野開闢出來,對鄉郊威脅愈來愈大,認為政府封閉官方營地逾一年半,不但遏止不到聚集野營,還將市民趕向私人營地,衍生更大的破壞郊野問題。

地盤多洞填石屎 放球狀觀星帳篷

本報記者日前到場,發現通往蘆鬚城泳灘的小路兩旁大片土地被剷平,泳灘以南大片土地圍了鐵絲網,掛有「私家地方 請勿內進」告示,地盤內放置了建築材料如磚塊和鐵枝等,場內設置了一個球狀帳篷,旁邊有工人正興建地台。地盤內有多個直徑約一米的洞,並灌了石屎。至於泳灘後方土地,原本是茂密樹林,現時數以百計樹木被移除,部分被砍伐的樹幹散落一地。

刪已拆寮屋登記 地政通告:不許再建

通往泳灘的行人路兩旁則豎立多塊鐵皮,分別張貼至少4張由離島地政處發出的通告,內容顯示,根據1982年的寮屋登記紀錄,涉事地點有多間寮屋登記,處方職員近日到現場視察,發現該處已登記的構築物已不再存在,處方已即時刪除寮屋登記編號及紀錄。通告指出,已登記寮屋不許擴建、新建、加建,改變用途或改用與寮屋管制登記紀錄不符的物料。

現場有本地遊旅行團沿南丫島家樂徑到蘆鬚城泳灘觀光,有領隊說,當地村民有見露營活動有需求,故合作在該處開辦收費營地,包括興建多個球狀帳篷,又會提供燒烤設施,市民到泳灘暢泳後可露營過夜。

未有「發展審批地區圖」 規劃署無權執法

城規會紀錄顯示,該處從未申請改劃用途。本報翻查規劃署分區計劃大綱圖,南丫島由索罟灣一直伸延至蘆鬚城一帶,均被劃為自然保育區,規劃意向為「保護和保存區內現有的天然景觀、生態系統或地形特色,以達到保育目的及作教育和研究用途」;該地帶「不宜進行發展」;若要興建「帳幕營地」項目須向城規會申請。不過當地未有「發展審批地區圖」,意味即使違反土地用途,規劃署亦無權執法。

被剷平的範圍大部分是私人土地。本報抽查當地4個私人地段,發現由不同人持有,其中一幅由4名姓陳及姓周的人持有,近年未有買賣紀錄;另一幅土地於2006年由建旺發展有限公司以190萬元購入。

長春社:制度追不上需求 促完善規管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說,疫情持續多時,郊野公園營地至今未重開,市民對露營的需求卻有增無減,過去大半年新界有不少收費營地湧現,當中部分違反土地用途,部分個案從未提出申請,採取「先破壞後建設」手段發展,反映「制度追不上市場需求」,政府沒有完善的規管制度,「結果要由不同部門引用相關法例執法」,例如「霸佔官地關地政總署事,違反土地用途就關規劃署事」。他說,早前被指疑違規經營收費營地的沙田梅子林與南丫島蘆鬚城類似,由於沒有發展審批地區圖覆蓋,規劃署沒有執法權力。他認為疫情料仍會持續,促政府跨部門檢視現有法例不足,制訂清晰的規管制度,讓業界有例可依,若發現違例個案亦可迅速執法,避免生態遭破壞。

(城市保育)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