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稱學生會「社運學術搖籃」 蔡子強:如磁石聚有使命感學子

【明報專訊】由1970年代本土社運、80年代中英談判、八九民運,至近年佔領運動、反修例運動,本港多場社運均見中大學生會身影。曾任中大學生會會長的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說,中大成立早年較多基層學生,他們明白民間疾苦及社會不公,令中大學生會在學運表現較突出,亦成為社運及學術界搖籃。他說,中大學生會解散對學運有影響,但大環境對香港衝擊最大,多個組織相繼解散,「學生會只是其中一環,只是大時代這一浪裏的其中一部分」。

蔡子強說,明白中大學生會承受很大壓力,但他沒料到學生會要走到解散這一步,對該會決定感突然及傷感,對他而言是「相當大的衝擊」。

80年代就基本法起草提訴求 九廣沿線擺聯署街站

中大學生會孕育不少社運人士,例如前民陣召集人楊政賢、佔領運動學生領袖岑敖暉等。蔡子強說,中大與港大學生會很長時間屬本港學運中堅,一來兩校歷史悠久,二來學生人數眾多。他舉例稱,1980年代《基本法》起草時,中大學生會曾派人到九廣鐵路(現東鐵線)沿途各站設攤位辦簽名運動,冀就基本法提出要求。蔡說學生會的行動予人感覺「做到事」、有幹勁,令學生會在民主體系有角色。

蔡稱,學生會作為一個平台,讓有使命感的學生參與,就社會不公發聲,該會亦猶如「磁石」,吸引有類似想法的人加入,令學生容易覓得志同道合的同學。不過,他說近年多個新興團體出現,加上「反大台」氣候,令學生會在社運的影響力減小。

近年遭建制狙擊「本土派獨派」

蔡:遺憾大家慣以一兩年表現定論

多名中大學生會前成員畢業後亦在學術界發展,例如文化研究學者羅永生、中大社工系副教授黃洪等。蔡子強說,以往中大學生會成員較多「搞理論」,在基本法起草時,學生會儼如上「政制堂」,成員會研究不同國家的政制;到六四事件後,學生會轉為研究公民社會理論,以理解八九民運對內地政治的衝擊。

中大及港大學生會1980年代初曾分別去信國務院,支持「民主回歸」,獲時任總理趙紫陽回信讚揚愛國情懷,但近年中大學生會屢受建制派狙擊。蔡子強說,「大家往往以一兩年學生會的表現,為其蓋棺定論」,認定學生會是「本土派」、「獨派」,對此感遺憾。

質疑其他院校同受壓 憂骨牌效應

今年多間大學要求學生會獨立註冊或自行收取會費,他擔心出現骨牌效應,關注「這是個別院校政策,抑或它們(大學)受到類似壓力,然後提出類似要求」。他又說,中大仍有書院學生會,「未至於什麼都沒有」,它們日後或需思考如何補足中大學生會的角色。

相關字詞﹕中大學生會解散 中大學生會 蔡子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