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八九求助逃離內地 年年異鄉遙望燭海 獲「黃雀」營救 王超華:感激再造之恩

【明報專訊】六四事件後一度四處躲藏的學運骨幹王超華獲「黃雀行動」營救,經香港逃亡至美國。已白頭的王超華回首,感激港人「再造之恩」,以及支聯會32年「殫精竭力」維護六四記憶。人在異鄉,她每年透過新聞或互聯網遙望維園燭光,難抑眼淚,然而燭海或隨支聯會解散而熄滅。對於今年六四空蕩蕩的維園畫面佔據報章頭條,她感嘆「突顯出中共當局強暴民意,不得人心」,形容是支聯會與港人「留給世間最重要的遺產」,盼港人今後毋忘六四,「每年仍會在那一天點燃心頭或窗口的燭光」。

1989年,王超華是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常委及副主席,她6月3日因病留院,沒親歷軍隊清場,事後被列入21人通緝名單。她接受本報書面訪問回顧當日躲藏內地時,收聽外電廣播得知有民運人士逃離,萌生求助念頭,後來「在許多陌生人幫助下」踏足香港,再赴美國繼續學業,如今為獨立學者。

逃亡後,她漸了解支聯會在黃雀行動的關鍵角色,形容行動徹底改變其人生軌迹,感港人對自己有「再造之恩」,感激參與營救者,「他們的良知和勇氣,不遜於長安街上以血肉之軀阻擋機槍坦克的北京市民」。

「殫精竭力」,王超華以4字形容支聯會維護六四記憶的努力,由最早支持難屬丁子霖印製的死難者名錄、爭取國際認知、蒐羅六四史料,到7年前成立六四紀念館,雖受打壓,仍不懈尋找維持紀念館的途徑。

稱六四集會顯樸素認知:

政府不可這樣屠殺人民

她說,每年透過媒體看到維園點點燭光,都難抑淚水,形容集會是民運參與者及倖存者的期盼和慰藉,讓世界看見香港、中國人不屈服不健忘。她認為支聯會五大綱領凝聚港人堅持每年參加六四集會是「最樸素的認知」:「一個政府,不可以這樣屠殺自己的人民。」

每年燭海均見於國際傳媒報道,今年集會被禁,王超華說即使維園空蕩蕩,仍出現在不少國際大報頭條,「突顯出中共當局強暴民意,不得人心」。支聯會解散,她不無嘆息,說記憶傳承有賴青年,冀港人不忘六四,「每年仍會在那一天點燃心頭或窗口的燭光」。她形容六四之於中國,就如傘運或反修例運動之於香港,記憶不可能被徹底抹殺,「我們不可放棄自己的守護,即使眼前似乎一絲光亮都看不到」。

王丹:今雖解散 榮譽留史

另一學運領袖王丹表示,支聯會長期以推動中國民主化為己任,支持流亡者與民運團體,對此感謝和敬佩,如今雖解散,「在歷史上的榮譽已經被世人記住」,常委寧入獄亦拒交資料,乃「史詩級抵抗」。他相信港人不會忘記六四,六四不會因此被埋沒在歷史。

明報記者 陳柔雅

相關字詞﹕六四事件 支聯會解散 學運領袖 王丹 王超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