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楊子俊放下抗爭傷者角色 專注民間教育

【明報專訊】楊子俊說,或許這是最後一次受訪談抗爭。前年6月12日在金鐘反修例示威中右眼中槍失明,他由平凡的通識科教師變成抗爭傷者,背負獨有身分,做盡不似性格的事,挺身興訟,屢為運動發聲。過去兩年香港變天,抗爭冷卻,他自覺再發揮不到功能,決定是時候放下抗爭傷者角色,專注民間教育。他希望同路人維持初心,縱然百萬人再難聚首街頭,仍可在日常生活及崗位彰顯所信的價值。

眼傷索償警方 仍未知誰開槍

楊子俊右眼視野仍舊灰濛中帶幻光,僅餘2.5%視力,向警方民事索償人身傷害一案沒進展,不知開槍警身分,只知警方找到更清晰拍攝到發射催淚彈的事發片段。有關速龍小隊沒展示警員編號的司法覆核小勝一仗,但料官司會打到終審法院。他冀藉案件令警方檢討執法及改變制度,以助警暴受害者。

爭取公義未竟,短短兩年,《港區國安法》壓境,香港社會、時局變天,令楊子俊陷入深思。

被賦予「爆眼老師」角色後,他受訪或在社交媒體撰文,冀利用身分吸引較溫和、非同溫層的人支持或關注運動。活在鎂光燈下,他形容習慣了但不喜歡,深諳運動需要此角色。然而他有感現時街頭抗爭冷卻,抗爭圈子討論很多時只剩情感宣泄,自己發揮的效能愈來愈低。上月他決定今年6月12日後不再接受抗爭相關訪問及民間活動,暫停公眾層面的抗爭傷者角色,將精力放在教育工作。

推兩校邀請 製教材抗「洗腦」教改

他早已預視「輸了抗爭,教育界會遭殃」,連結了數名老師,未來會推動民間教育,製作教材、短片等,抗衡「洗腦」教育改革。通識科將改革為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他亦想「盡用餘暉」協助最後一批通識學生。

去年不獲拔萃女書院續約,他稱兩間學校曾向他招手,但他不知運動何時完結,憂難兼顧學生,推掉邀請。他不諱言懷緬教書,但不想受教席束縛,在體制外或許能做得更多。

「縱百萬人難聚首 盼日常彰價值」

前年百萬人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他形容是象徵反對香港迅速赤化,結果迎來國安法、選舉改制,失去更多,但他不禁問:「這些會否本身是我們的命運?」提早發生不必然是壞事,讓港人思考如何在必須的命運下做好準備。身邊人逐一離港,去年底他想過走,但有感仍能發揮功能,選擇留下,但每日仍有被捕的心理準備。

楊子俊的初心是希望香港社會公平公正,維持核心價值,各行各業有功能,就像他的出版社協助因為國安法遇到出版困難的書籍出版。「如果大家沒忘記初心,仍有很多事可以做。縱使我們不能再100萬、200萬人聚埋一齊,但仍有共同目標,仍可在生活實踐,彰顯我們相信的價值。」

(反修例兩年)

相關字詞﹕612衝突 反修例示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