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維園不容一束白花 場外市民:政權當天安門

【明報專訊】維園球場昨日容不下一點燭光,惟市民仍堅持到場悼念六四。有父親首次帶8歲女兒到場感受這個這天變了樣的公園,有女士將白花插在球場鐵馬上,即被警員喝令拿走,欲哭無淚。有市民在背囊放了個喇叭,游走維園球場外,隨着他的步伐,飄來《民主會戰勝歸來》、《自由花》等歌聲,他說:「政權將這(維園)當成天安門廣場,問題是香港人是否要好像內地人一樣?」

韓東方坐池邊:不一定場內悼念

警察昨午2時許圍封維園足球場、籃球場及中央草坪,逾百警員在場外巡邏,並不時截查維園內、封鎖區外的市民。不少市民依然身穿黑衫、黑褲到場,希望「被看見」,亦希望「圍爐取暖」。八九民運工人領袖韓東方昨午戴上黃口罩,穿上黑衫、黑褲,坐在維園水池旁直至晚上8時許。他說要靜默反思,又說悼念六四不一定要在球場內,「我不介意無集會,因為六四已是香港人的一部分」。

8歲女童:為何要驚香港市民?

家住銅鑼灣附近的陳先生說,以往與太太到場,今年特意與8歲女兒齊齊穿黑衣,看看這個日常嬉戲的公園會變成怎樣。女兒問為何要圍封球場,陳父只道:「可能政府驚。」女兒追問:「為何要驚香港市民?」陳父不懂回答,首次於六四踏足維園的女兒只知公園較平日多了很多警察。陳父說,不知道明年六四會是怎樣。

過去30年均有參與六四集會的馮小姐,昨身穿黑衣欲在維園「耍太極」,惟球場被封,她稱警察「誇張,太得閒」。她說自己20歲時由廣州移居香港,居港40多年,覺得香港正走回頭路,有如內地城市,「上年不准(六四)集會,今年封維園,下年可能不准報道六四了」。她自言會在維園留至晚上8時許,需要時就會亮起手機前燈。

入夜後愈來愈多市民到維園非封鎖區範圍,不少人手持電蠟燭或開手機燈。陳小姐將一束白花插在維園鐵馬上,被警察勒令即時拿走。她說警方不批准六四集會屬荒謬,今年無法入球場悼念,除了失望,更是欲哭無淚,但她會持續悼念六四事件直至政權認錯,「一個國際大城市,連一束花都容不下,我不知說什麼才好」。

市民維園外游走 邊行邊播自由花

60歲市民蔡先生沒有多說話,只是默默游走維園球場外,並播放《民主會戰勝歸來》、《自由花》等歌曲,他笑言「一人之境都不孤獨」;又說維園球場被圍封亦不重要,最重要是大家有走出來,「銅鑼灣都未封,香港還有很多地方」。

(32周年 六四不一樣)

相關字詞﹕港區國安法 六四燭光 六四集會 六四32周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