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五大綱領旨在憲制內推民主:支聯會無能力顛覆

【明報專訊】自1984年成立「太平山學會」,回歸後成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兼主席,何俊仁見證香港民主發展約40年。2019年香港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中央修改對港政策,何俊仁認為,向中央爭取民主「欲速不達,不可以用暴力,要用和理非」;重申支聯會的「五大綱領」旨以憲制方式令中國民主化,「不是非法用手段去顛覆制度,我們也沒這能力」。

何俊仁入獄前接受訪問時說,自己早於1980年代初已支持香港「民主回歸」中國,「六四後有一批親中的人移民或計劃移民,他們驚的,認識我們的人說難得我們支持回歸」。回歸前有人認為要打「國際線」,聯繫英國向中國施壓加速香港民主發展,但何認為不切實際,「香港要有基本民主,先要大陸確認這件事(香港民主發展)不是壞事」。

指民主欲速不達 對中央要和理非

2014年雨傘運動中,何俊仁留守佔領區被警方拘捕,他認為往後中央未有大幅改變對港政策,「那時候,大家和理非,它未反面的」;至前年的社會運動、區議會選舉變天,「它不忍你了」——先有《港區國安法》,再修改選舉制度——何俊仁對當時政局發展以至個別政治人物的言行欲語還休,「事情都過去了,不想抽水」,總的想法是,「小朋友不認識時代局限,其實對共產黨是欲速不達,不可以用暴力,但要用和理非……我們不贊成暴力,但後生仔不喜歡我們這樣說,所以到最後我們都要付代價,整體的代價,這就是大時代」。

國安法下,支聯會的「五大綱領」被重新檢視,有論述認為「結束一黨專政」涉違國安法,何俊仁卻引人大常委譚耀宗所言,中共不是「一黨專政」,是多黨合作,一黨執政,認為綱領屬偽命題,「我們如何顛覆國家呢?我們做了那麼久的事,不是用非法手段去顛覆你的制度,我們也沒這能力」。

被勸與支聯會切割 何:不一定代表中央

有人勸政黨與支聯會切割,何俊仁認為有關論調不一定代表中央,只是上好下甚,「有很多執行的人,或以為自己是『文化打手』,永遠是層層加碼」,即使有人切割,「支聯會不是靠會員,多了少了,不打緊的,支聯會最重要的是義工,以及每年出來的十多廿萬人,他們都不是會員」。

後記

何俊仁於本月16日、被還押前兩日接受訪問,他說眼見身邊戰友及年輕人相繼入獄,自己進牆內亦「卸下了包袱」,他在訪問期間不時展示他的著作及藏書,包括他早年為前國家主席劉少奇平反的文章,他說,「劉少奇被打倒前是被歌頌的,打下來就是內奸、公賊、叛徒,1976年四人幫一倒,大家上街慶祝,又歌頌回劉少奇」,慨嘆︰「一個國家可以咁樣嘅……」

(32周年 六四不一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