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何俊仁:遍地燭光,全香港也是維園

【明報專訊】支聯會除了主席李卓人身在獄中,副主席何俊仁亦因2019年10月1日遊行案被判囚14個月。何俊仁於收押前接受訪問,認為其戰友、年輕抗爭者均在「牆內」,「我入去了,就卸下了包袱」。他認為法庭對去年24名六四參與者判監或不允保釋,「其實是警告市民,『六四』一出來,便拉」,認為市民「不一定去維園」,但卻不能「自我設想到情况好瘋狂,便不做一直認為是對的事」。

稱太多兄弟在牆內 「入去了就卸下包袱」

「沒什麼準備的,坐監不需要準備。」何俊仁在5月16日,即「10‧1遊行案」庭審認罪前兩日接受本報訪問時說。身為律師的他,自2019年反修例運動協助過不少被捕者,也是朱凱廸、黃之鋒的代表律師,兩者都在牆內,何俊仁現時亦為階下囚,「那麼多兄弟在入面了,你在外面,反而還覺得……他們付出那麼多,而且比我年輕,我入去了,就卸下包袱」。

自言愛國的何俊仁,早年師承歷史學家許冠三,關注中國事務。中國改革開放,他1986至88年獲邀到深圳大學向中國幹部教授土地法、合同法,中英談判香港問題,他與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港澳事務辦公廳副主任李后等交換意見;至1989六四,「往後(與內地)就沒有正式接觸了」。

支聯會於1989年5月成立,何俊仁是支聯會首任秘書,與幾個年輕律師兩天內草擬章程,「與公司註冊處長開會,又見稅務局長,當時未拿到公司註冊開戶口,但要籌錢,銀行開戶也是我做的」。6月3日晚北京軍隊入城,學運領袖變成通緝犯,羅網捕雀,何俊仁是拔劍捎羅網者之一,「我們負責幫來港的,嚴家祺等都見過」,印象深刻是接濟調查文革時廣西人吃人並將之寫成《紅色紀念碑》的鄭義,「他當時住我那裏,拿住手稿,好緊張的」,何俊仁幫助他們向英國政府申請難民身分、聯絡外國接收、寫出入境法律文件,黃雀得飛飛,「六四是我人生大事、大歷史,這不是中國歷史,是香港歷史,大部分港人參與,是本土的愛國運動」。

指六四集結重判是警告:一出來便拉你

六四後,何俊仁透露,仍有和內地人士私下見面,「見過我們的內地人,都會覺得我們是愛國的」,亦有人游說他離開支聯會,可和內地正常溝通,「但大體上沒有說支聯會是顛覆國家,如果連我們都殺了,就連根都拔了」。

警方上周以維護公眾安全和防疫為由禁止支聯會6月4日晚舉辦集會,何俊仁入獄前已預料到,「現時最危險是出來遊行,以往參加非法集結都是罰錢、緩刑,但(去年)六四案判咁重,其實是警告你︰六四一出來,便拘捕你」。何俊仁呼籲市民衡量風險,不一定要到維園悼念,「遍地燭光,全香港也是維園,也可以的」。

信六四是集體回憶 不會被遺忘

支聯會「五大綱領」有否違反國安法、市民自發到維園悼念有否法律風險未有公論,支聯會會否被取締,亦屬未知之數,但何俊仁認為,坊間威脅支聯會及悼念六四的言論,旨在恫嚇,當權者毋須用實質力量圖令活動分崩離析,「但我們總不能夠活在恐懼中,只能夠看形勢,以極危險的地方作評估,但又不能假設到最壞最壞,就自己退縮」。勢焰可畏,今年的維園可能沒有人,也沒有燈,「六十四手」會否失傳,他卻不悲觀︰「一定不會被忘記,北京都不會,這是集體回憶,香港都30多年了,你可以不讓人講,但不可以不讓人想,人們心中有記憶,不可能被毁滅」。

(32周年 六四不一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