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駁回唐英傑覆核 稱國安法創「新刑審模式」 官:國安案有無陪審 律政司決定

【明報專訊】《港區國安法》首案下月23日在高等法院開審,被告唐英傑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罪,案件由3名法官共同審理,不設陪審團。唐英傑早前就不設陪審團的做法提出司法覆核,高院法官李運騰昨日頒下判辭拒絕覆核申請,指陪審團審訊並非被告的憲制權利,認為港區國安法創立了「一種新的刑事審訊模式」,而律政司長是唯一決定人,決定國安法案件是否採用陪審團,總結申請沒有合理可辯性。

明報記者

申請人唐英傑,答辯人為律政司長。港區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在判辭中先簡述香港回歸前的陪審團審訊歷史,指出雖然陪審團制度是《普通法》的傳統,不過亦經歷多次修改,例如自1992年起,在律政署(今稱律政司)提出申請以及法庭批准的情况下,高院和區域法院可以互相移交案件;而在國安法訂立前,案件的審訊地點一直是律政司的檢控決定之一,可見陪審團審訊並非必然。

李官續稱,雖然過去高院的刑事審訊均以陪審團的方式進行,不過《港區國安法》第46條為高院創立了「一種新的刑事審訊模式」,令高院審理國安法案件時可由陪審團或3名法官組成審判庭處理;至於應選擇哪一種審訊模式,則由律政司長本人自行決定,且毋須在作出決定前給予被告回應的機會,有關決定亦是強制性的。

指陪審團審訊從非被告權利:即使是,亦因國安法地位廢除

對於享有陪審團審訊是否高院案件被告的權利,李官明言根據以往的法律框架,陪審團審訊從來並非被告權利,遑論是憲制權利,否則法庭便不能運用酌情權,將高院案件移交至下級法院審理。李官又稱,即使他的解釋錯誤,陪審團審訊是一種權利,但該權利亦因國安法的特殊法律地位,以及國安法第46條的規定,在危害國家安全的刑事審訊中被廢除。

根據《港區國安法》第46條,律政司長可基於保護國家秘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或者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等理由,發出證書指示相關訴訟毋須在有陪審團的情况下審理。

覆核方稱無機會抗辯

官:第46條沒要求

對於申請方爭議,律政司長發出指示毋須陪審團的證書前,被告無機會抗辯,李官稱國安法第46條沒有要求發出決定前須通知或聽取被告陳辭。就申請方認為律政司長誤用第46條,令其決定不合法,李官認為「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的理由已相當清晰和足夠,即使律政司提出的第二項理由「若審訊在有陪審團下進行,有可能妨礙司法公義妥為執行」有欠清晰,亦無關重要。除非申請方指控律政司長的檢控有不當動機,否則法庭無基礎介入檢控決定。

同意「有陪審或礙公義」欠清晰

稱「保障陪審員安全」理由已足

至於訟費問題,李官稱,鑑於港區國安法仍屬新事物,案例稀少,且本案議題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因此不下令申請方支付訟費。被告唐英傑(案發時23歲)將於下月接受審訊,律政司早前擬加控他一項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據悉辯方將提出反對,有關爭議定於6月7日審理。

■下周一(24日)聆訊預告:

˙ 警務處長和消防處長的代表律師作結案陳辭

˙ 律師結案陳辭後,由裁判官總結證供及引導陪審團

˙ 預料陪審團下周二(25日)退庭商議

【案件編號:HCAL473/21】

(港區國安法)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9181 4676

相關字詞﹕高等法院 司法覆核 陪審團 危險駕駛導致他人身體嚴重受傷罪 恐怖活動罪 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 唐英傑 港區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