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盼探殘疾至親 怕逼打針出事 弟腦細胞半死長住院 同路人嘆「有事誰照顧他們?」

【明報專訊】對於34歲的潘先生而言,疫情下最牽掛的一定是其長期住院、無自理能力的29歲弟弟。2011年潘先生捐肝救弟,弟弟手術後出現併發症,一半腦細胞死亡;過往每日他都親手照料弟弟,但疫下他只能每周一次與弟弟視像見面,眼見弟弟時而眼神空洞看鏡頭、時而發呆,而每兩月一次的陪診,弟弟就緊盯着身旁的哥哥,令潘先生時刻盼望能恢復實體探訪。就近日食衛局長陳肇始透露或放寬已接種疫苗者探病,潘先生反而憂心被迫打針,稱自己及年邁母親,以及10多名相熟病人家屬現階段都不欲打針,指有家屬擔心疫苗副作用,「若果我們出事,我們的病人靠誰來照顧?」

明報記者 黃心悅 畢嘉敏

弟換肝後併發腦水腫

無法行走說話需「約束」

香港大學醫學倫理與法律研究中心總監何維倫認為,醫院和院舍風險較高,故採取較嚴厲措施可以理解,但當疫情緩和,醫院和院舍的工作不如爆疫時繁忙,應採取紓緩措施,讓沒打疫苗者在符合特定要求時也可探訪,如隔着擋板探訪,令沒打疫苗者也不會比已打者多太多限制。

潘先生的弟弟年幼時已患肝病,9歲獲屍肝移植,惟2011年再現急性肝衰竭,潘先生遂捐肝給他,但術後弟弟有併發症,因腦水腫而一半腦細胞死亡,頓失所有自理能力,2016年起被安排到瑪嘉烈醫院荔景大樓留醫至今。他說,弟弟不能行走和說話,要插胃喉進食營養奶,因會無意識地拔掉胃喉,所以需要長時間用約束綑綁帶固定手腕。

昔天天探望 現每周視像10分鐘

「兩月無見變乖 或以為遭放棄」

疫情前,潘先生及其母會輪流每天探望,為弟弟洗面刷牙剃鬚,整理好後會為他鬆綁,與他玩拋球遊戲,訓練其反應。爆疫後醫院除了去年6月及11月短暫重啓探訪,其餘時間一直停止探病。據潘先生所知,弟弟所住的荔景大樓除了患者彌留情况,並無批出其他恩恤探訪。

潘先生現只能每周透過視像探望與弟弟相見10分鐘,或藉弟弟兩個月一次到瑪麗醫院覆診,以陪診方式「偷時間」相聚,「以前佢(面對面探病)會不斷郁動,到處抓,但兩個月無見,再見佢時佢好乖,眼定定咁望住我。佢好似一個一兩歲小朋友,佢可能以為之前我哋放棄佢,所以變得好乖」。

他又稱醫院工作人員不會如他般用牙膏為弟弟刷牙,另真菌感染會導致他有灰甲,奇臭無比,職員亦不會花心神清理。

父患糖尿母年邁 稱打針「博唔過」

第四波疫情緩和後,政府逐漸放寬社交距離措施,惟未重啓探病,只容恩恤探訪,探訪者須提供72小時內陰性核酸檢測證明。近日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亦曾提及或考慮以完成接種疫苗代替陰性證明,但潘先生說一家人都未擬打針。他稱父親患糖尿病、母親年紀不小,他與妹妹留意到每天都有接種者出現副作用新聞,「覺得博唔過」。他擔心醫管局只優先讓已打針者探訪,對此感到不滿。

潘先生說,荔景大樓10多個病人的家屬在社交群組討論,有人認為「唔係人人打得㗎嘛」、「若果我們出事,我們的病人靠誰來照顧?他們(政府)肯負全責嗎?」,亦有人形容「無可能打咗針先可以探,強人所難,(病人)又唔係人質」。

憂病人同須打針 稱身體未必適合

醫局:視乎疫情適時檢討安排

潘稱群組內家屬都說不介意定期檢測,但不希望以打針作為放寬探訪條件。他亦擔憂,若政府要求病人亦要打完疫苗才能獲探望,其弟身體狀况也未必適合接種。醫管局回覆稱,會考慮感染控制風險評估,視乎疫情發展適時檢討探訪安排,接種疫苗是考慮因素之一,探訪安排如有改變會盡快公布。

(疫情第四波)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相關字詞﹕醫管局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疫苗 疫苗接種計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