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子首名被覆核判勞教 父變旁聽師助同路人

【明報專訊】刑期覆核案件一單接一單,林先生(化名)經常到法庭旁聽,看看被告會否像他的兒子一樣,覆核後由感化令改判入勞教中心。散庭後,林先生會上前安撫被告的親友,輕聲說:「我個仔入過沙嘴(即沙嘴懲教所),你抄低我電話啦,有需要隨時搵我。」林先生的兒子,是裁判官形容為「優秀細路」的縱火案被告,亦是反修例風波以來,首名面對刑期覆核的未成年人。經歷官司折騰,兒子未獲自由,林先生認為年輕示威者被當局針對和打壓,「追到有氣無碇唞」,他除了為兒子奔走張羅,亦嘗試幫助其他家屬。

「優秀細路」案 母斥律政司陳辭「殘忍」

律政司多次就反修例案提出刑期覆核,近半被告未成年。首宗未成年覆核案,便是林先生當時15歲的兒子。林太憶述,一家人最初收到覆核消息大受打擊,慶幸兒子逐漸堅強起來,甚至反過來安慰父母好好生活,「阿仔知道有些事無法改變,一定要受」。

林先生和林太都認為,原審裁判官形容兒子過往是「優秀細路」,激起建制陣營的罵聲,才觸發律政司要求覆核加刑。林太用「殘忍」概括當日的覆核聆訊,因律政司的陳辭似在挑剔兒子的背景是否優秀,「控方批判他讀書成績不夠叻,品行不算好。其實成績不好也不代表品行差,有何意思呢?為何不是用原審判刑去斟酌,要打擊小朋友的心智?」

經常旁聽聆訊的林先生認為,兒子案例算是轉捩點,律政司要對示威者「殺一儆百」,亦令法庭重判其他未成年人。他感痛心,無奈要看淡一點,「就算我個仔不是第一個被覆核,可能是第二個、第三個,始終有第一個行先」。

指懲教院所不透明

向其他父母分享所知

這一年多,兒子先後出入壁屋、感化院和勞教中心,今年2月搬入中途宿舍,林先生和太太一直有和兒子互通書信和探監。當兒子被改判入勞教中心,林先生四周打聽,得悉羈留期限因人而異,但懲教院所的內部情况不太透明,所以每當有背景相似的示威案提堂,林先生都會抽空旁聽,和其他父母分享自己所知,「讓他們有心理準備,至少那裏(勞教中心)不如電影般打到小朋友流血」。

在林先生口中,兒子在勞教中心的生活相當刻板,「朝早起身步操、做體能、清潔,如果犯規就扣分、寫report、加刑」。比起感化院重視輔導和教育,勞教中心只有紀律和勞動,林先生覺得兒子幾乎和社會脫節。

曾禁兒子示威 問題在「政府漠視民意」

反修例運動最熾熱時,林先生見過兒子帶生理鹽水外出,知道兒子站得較前。夫婦曾禁止兒子參與示威,但兒子會偷偷外出。林先生說:「不是我個仔會否出去的問題,最大難題是政府漠視民意,7.21、8.31事件之後,大家只會更嬲……我都想不到,整場運動改變了我個仔,還有同代更多年輕人。」

日後如何陪兒子走下去?林先生無奈地說,兒子尚有另一案在身,排期至明年中審理,唯有見步行步。

明報記者 余卓祈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少年犯 反修例運動 刑期覆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