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豎路燈擾繁殖 獨有螢火蟲或滅種 以捐肝鄭凱甄命名 漁署稱去年中仍見

【明報專訊】螢火蟲對光極為敏感,香港昆蟲學會會長饒戈發現,政府在規劃鄉郊工程時忽略螢火蟲畏光的習性,包括去年在大嶼山地塘仔興建4支路燈,很大可能令一種由饒戈發現、於2018年公布並以捐肝救人者鄭凱甄命名的新品種螢火蟲「滅種」,而賞螢熱點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內的翻新公廁燈光,亦成為螢火蟲的死亡陷阱。鄭凱甄對於「鄭凱甄怪眼螢」或滅種表示可惜,促請政府規劃工程前認真做好生態評估。漁護署最初回應本報查詢只稱增設街燈位置並非郊野公園,昨晚補充,去年中曾在地塘仔一帶記錄到鄭凱甄怪眼螢,但未有交代數量。

明報記者 馬耀森

饒戈稱希望漁護署提供更多資料,包括找到鄭凱甄怪眼螢的確實時間、地點及數量,又指該處有另一種螢火蟲幼蟲與鄭凱甄怪眼螢很相似,希望不會混淆。

專家饒戈:去年返地塘仔10多次 遍尋不獲

饒戈表示,2017年在地塘仔郊遊徑發現新品種螢火蟲,附近有數間寺院,當時那裏無路燈,而郊遊徑其他路段則有十多支路燈。去年他重返上址,發現該種以鄭凱甄命名的螢火蟲棲息地已增設4支路燈,「光度較傳統街燈光亮,估計是LED燈泡」,他亦發現該郊遊徑部分路燈換了相信是LED燈泡,質疑是否有實際需要。饒戈說,「鄭凱甄怪眼螢」分佈極為局限,發現地點剛好位於該段郊遊徑兩旁樹林,懷疑新建路燈嚴重干擾螢火蟲繁殖。他去年曾到上址10多次,已遍尋不獲這種螢火蟲的幼蟲及成蟲,「發現咗唔夠兩三年就無咗」,不排除整個族群已被「連根拔起」,對此感遺憾。

螢光為求偶 微弱不敵手機屏幕

饒戈解釋,螢火蟲在晚上發出螢光「放閃」,目的之一是求偶,「螢火蟲的螢光好微弱,只要有外來的光,亮度又強過佢,佢發光都無用」。本報記者上周隨饒戈到大埔滘拍攝螢火蟲,發現手機屏幕發出的光已令到螢火蟲「熄燈」。

路署稱應村民申請建燈 漁署獲諮詢不反對

本報按路燈編號先後向漁護署及路政署查詢,漁護署最初回覆地塘仔村落主要位於郊野公園範圍外;路政署則稱,地塘仔村內部分通道早年已設約20多支路燈方便村民出入,因應村民申請在村內未有照明設施的路段加設路燈,「經相關部門進行諮詢後」,前年年初加設4支路燈,以保障村民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安全,成本約16萬元。

路政署稱,工程所涉路段不屬「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漁護署昨晚再回覆本報查詢,證實該署曾獲諮詢,並且不反對建路燈,因考慮到有關工程旨在保障村民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安全,也考慮工程位置屬較受人為干擾的村路。漁護署又稱,該署去年中在地塘仔記錄到鄭凱甄怪眼螢,但無交代發現位置及數量。

饒促部門研紓緩措施 勿整晚亮燈

饒戈對政府回應表示失望,稱該地雖不在郊野公園範圍,但動工前「至少應做少少資料搜集」。他說昆蟲學會2018年在科學期刊發表新品種螢火蟲的文章,有列出衛星坐標,質疑漁護署不反對興建路燈,是敏感度不足。他促請相關部門重新評估新建路燈對螢火蟲的影響,以及研究紓緩措施,例如調校照射強度及角度,以及研究加裝感應器,避免整晚亮燈。

曾赴當地尋螢 鄭凱甄聞或滅種嘆可惜

鄭凱甄說,去年曾嘗試到地塘仔找尋以自己命名的螢火蟲,可惜當日下午才由東涌出發,「行到天黑都仲好遠,所以折返」。她得悉該種螢火蟲或因興建路燈而可能滅種後表示很可惜,促請政府無論規劃大小型工程,都應認真做好生態評估,以免扼殺無辜物種。

除了路燈,饒戈說賞螢熱點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內的設施亦未考慮對螢火蟲的影響,區內公廁本身就是螢火蟲出沒地點,但晚上燈火通明,他曾目睹有螢火蟲趨光飛入公廁,結果死在裏面。本報記者觀察到該公廁外還有兩三盞射燈,但未有開着。

漁護署稱,大埔滘自然護理區無關閉時間,為照顧晚間至清晨遊客的需要及安全考慮,區內公廁晚間會保持基本照明,該署會密切留意照明系統可能對自然生態產生的影響,務求在兩者之間取平衡。

(城市保育)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