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妻檢疫期自殺 夫奔喪隔離體會孤獨 生命熱線求助來電倍增 助死者親友扶持振作

【明報專訊】妻子撒手人寰一刻,手腕仍繫着居家檢疫的白色手帶,遠在澳洲的Paul(化名)收到噩耗,回港後還要多等14天才見到死去的妻子。Paul的妻子去年中疑受生活問題困擾,在澳洲經歷封鎖數月後返港,於居家檢疫期間墮樓身亡,Paul趕回港辦理妻子後事,經過14天檢疫後體會到妻子的孤獨,「原來老婆當時就係咁嘅感覺,被人困得耐就有呢個感覺」。有支援情緒困擾者的機構在疫情下接獲約6萬個求助電話,較往年上升一倍。

明報記者 黃詩雅

現年54歲的Paul到澳洲留學時認識妻子,他形容妻子脾氣好、勤儉、為人着想,兩人畢業後回港共諧連理,Paul從事市場營銷,太太則任職會計,夫婦倆「公一份婆一份」,新婚後二人月入共3萬元,妻子當年每日徒步30分鐘到碼頭搭船過海上班,並會自備午餐。「即係一日使唔到10蚊,佢真係好慳,慳錢專家嚟。」Paul如是說。

丈夫兒子在澳洲 探望遇封城滯留

妻子其後誕下兒子,一家三口同行十數載,前年Paul陪兒子到澳洲讀書,妻子則留港工作。去年初,妻子請了兩周假期前往澳洲探望他和兒子,準備返港時卻遇上疫情爆發,妻子遂應老闆建議於澳洲在家工作,「佢由朝頭早7點8點,到夜晚6點7點,冇乜去廁所,我唔知點解佢咁專心囉,佢又拉埋啲窗簾,好黑咁樣」。封城期間,Paul獨自負責外出購買食物及日用品,妻子長期在家工作,「佢好鍾意游水,以前每日都游,但泳池閂晒,佢可能都估唔到咁樣困法會癲」。

憂失業失眠 怕傳染傭人不交談

去年5月,妻子獨自返港並居家檢疫14日,「佢返到去係閂埋門,唔會同工人傾計,驚傳染咗畀佢」,其間Paul曾收到妻子來電說失眠,他如今回想,始發覺妻子當時十分孤獨。妻子亦曾四度致電胞姊傾訴,「佢家姐教佢寫低面對嘅問題,希望可以減低佢嘅煩惱,佢寫咗10個問題,其實都係圍繞住驚冇份工、冇收入、唔知點樣炒工人、驚移唔到民」。在家隔離約第12天,妻子留下深喉唾液樣本,趁家傭外出時從單位一躍而下,送院不治。

「被人困得耐就有呢個感覺」

Paul在千里以外收到噩耗,「頭嗰幾日shocked(震驚)到好似冇嘢咁,唔覺㗎,陪咗30年嘅人太習以為常」,他甚至想過不回港,逃避妻子離世的事實,但後來仍帶兒子回港,他形容過程十分折騰,抵港後先到酒店等候檢測,翌日才回家居家檢疫14天。完成檢疫後一晚,兒子和家傭外出,家中只剩Paul一人,「冲涼時覺得好孤獨,嗰種孤獨感係第一次,我呢世人唔識孤獨,點解好冷清?點解呢個世界得番我?冲完涼我醒一醒,原來老婆當時就係咁嘅感覺,被人困得耐就有呢個感覺」。

辦完喪禮後,Paul先後與神父及心理醫生見面,並聯絡生命熱線,社工與他網上見面後,安排他參加為期兩個月的「釋心同行——自殺者親友支援計劃」,互助小組的組員互相分享及祝福,「如果你哋冇呢啲咁樣嘅事,你哋只不過都係一個旁觀者,我哋呢8個人好明白大家嘅心情」。妻子至今離世約10個月,Paul每周都接受輔導,他說仍不敢翻妻子的遺物,自己的結婚戒指則放入妻子的骨灰龕內,象徵一直陪着她。

生命熱線去年共接獲約6萬個電話求助,較前年增加約3萬個;去年自殺者親友求助160宗,與往年相若。警方表示,去年1月至11月年共接獲593宗自殺案件。

(疫情第四波)

相關字詞﹕居家檢疫 疫情 生命熱線 自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