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父哽咽:想同個仔講已盡力 感謝陪審員 盼有生之年真相浮現

【明報專訊】周梓樂死因研訊由初秋開始,到嚴冬有裁決。周母昨日在庭外首度開腔致謝,周父則哽咽道「(想)同個仔講,我哋兩個已經盡晒力喇」。他說有生之年仍想找出真相,但強調尊重陪審團的存疑裁決,並說不想有任何猜想,只想休息一下。

周母首開腔:辛苦晒大家

死因庭昨晚8時許完結後,梓樂父母一同步出法庭。周母鞠躬說:「我只是說一句,辛苦晒大家」,然後由周父回應記者提問。早前周父在首次看到疑似梓樂墮下片段後曾說自己「一個男人好難當眾咁喊出嚟」,但昨日他語帶哽咽說「(想)同個仔講,我哋兩個已經盡晒力喇……個真相(以手掩口)……真相『仲差少少』」。他期望「真相第二日有無機會再浮多啲」,又說冀在有生之年「真相可以出到嚟」。

周父並表示很多謝陪審團,說「他們如此認真,(裁決)值得我們尊重」。至於庭上未能找出梓樂最後身影及墮樓之間發生何事,他說「法官都說是差這一步」,「未結案陳辭前我會好多猜想」,「(現在)好多疑點未解釋到,唔想有咩猜想住啦,休息吓囉」。被問會否去「探梓樂」,周父透露自己已經常去。

陪審團花了兩日退庭商議,周的父母及幾十名公眾、記者、律師一同等候。死因庭昨早讓陪審團展開第二日退庭商議後,四度重新開庭,首3次開庭時,全場屏息等待裁決,結果「失望而回」。周的父母全日主要在證人室等候,周父說當時「少少心情緊張,大家都感同身受」。

雙親聽裁決時冷靜

庭上有人飲泣

晚上7時半,死因庭第四次開庭前,周父進庭步伐較為沉重。當陪審團讀出裁決時,周的父母神情冷靜,當裁判官寄語他們要互相扶持時,兩人向裁判官點頭。旁聽席公眾大多表現平靜,亦有人大力呼吸,有人不住飲泣。散庭後周父雙手合十,向消防代表律師、研訊主任致意,及後在證人室與律師簡短會談。

周父稱未有想到下一步行動,至於會否索償,要與律師商討。一般而言,如家屬不滿裁決,可按《死因裁判官條例》申請重啟研訊,須獲高等法院原訟庭批准,惟門檻相當高。死因庭判決對警方無約束力,警方自行決定會否繼續調查。

(周梓樂死因研訊)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死因存疑 周梓樂 科大學生墮樓 死因研訊 反修例運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