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機場建設費收入大縮 三跑受壓 學者指客流恢復需時 料難如期2030停收費

【明報專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全球大半年,航空業遭受史無前例衝擊。根據機管局數字,今年4至8月香港機場旅客量共30.8萬人次,僅及去年同期1%。本報以此推算,期內向旅客徵收用於支付第三跑道建造費的「機場建設費」,每月平均不足1000萬元,只及疫症爆發前月均3億元的3.3%。有經濟學者認為,航空交通恢復需時,客量大減對機管局收入及三跑資金構成壓力,機場建設費能如期於2030年停收並不樂觀。

爆疫前月均收3億建設費

原預料落成6年還清借貸

造價1415億元的三跑道系統項目,工程於2016年展開,根據機管局一直說法,工程資金來自3種融資方式,包括2015年起停止向政府派發股息10年並保留溢利、徵收機場建設費及借貸,三者涉資分別佔33%、18%及49%,或約470億元、260億元及690億元。按原計劃,政府可於2025年起重新收息,建設費則會徵收至還清三跑貸款為止;局方一直估計三跑落成後6年可還清貸款,即建設費約徵收至2030/31年度。

根據機管局年報,建設費自2016年8月開始徵收,至今年3月合共收取133.17億元,超過原估計260億元的一半,期內每月平均收到的建設費約3億元。不過,受疫情影響,今年4至8月機管局只錄得合共30.8萬人次旅客。本報日前向機管局查詢期內收取的機場建設費,局方未有提供。

本報推算:4至8月均不足千萬元 僅爆疫前3.3%

本報記者根據機管局2015年收取建設費時提出的比例、即最少70%旅客支付不多於90元等資料推算,自4月起的5個月內,收取的建設費只有約3320萬元;即使假設期內所有旅客都是長途經濟客,按每人收取160元推算,亦只有4928萬元,即月均不足1000萬元,僅及爆疫前的3.3%。

溢利留作三跑費 料今年顯著收縮

與此同時,上一年度雖然相繼受社會運動及疫情影響,機管局的權益股東應佔溢利仍有約59億元,但在疫情持續下,客運大樓形同死城,不少商店及食肆暫時停業,加上機管局要推出46億元措施支援業界,料今年度難以維持過去多年每年數十億元溢利。根據以往做法,每年的權益股東應佔溢利中,約80%作為股息派予政府,推此計算,2015年起機管局每年仍可保留約40億至90億元,但今年機場收入大減,可保留作三跑工程費的款額料會顯著收縮。

機管局:維持徵費至還清借貸

就會否更改三跑融資方式,機管局回應表示目前繼續按計劃維持徵收機場建設費,直至與三跑道系統項目相關借貸悉數償還止,收取的建設費總額及借貸情况會定期於機管局年報及中期報告公布,並會保持審慎理財原則,繼續監察營運環境及市况,按需要調整融資安排。機管局並無回應收入減少下,對三跑工程有沒有影響,及有沒有工程項目因資金原因而要延遲。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表示,對建設費可如期於2030/31年度停收不樂觀。他說即使航空交通可恢復,但客量回升需時,機場收入及建設費未必可即時回到過去幾年水平,對機管局未來收入構成壓力。另外,機管局今年6月向21間銀行簽訂5年期350億元貸款,較原計劃的200億元貸款額大增,還款額亦相對增加,他假設如疫情持續近一年,建設費就有較大可能亦要延遲一年停收,始能還清貸款,但他相信機管局「未必會咁早講」,而要視乎屆時環境。

學者:倘疫情減人力成本 有利工程

除了疫情因素,徐家健亦提及鄰近的深圳機場亦已表示計劃擴大國際線網絡,廣州機場亦正擴建,勢將加劇與香港機場競爭。不過他亦指出,若疫情令物料及人力資源成本下降,對三跑工程會有利,但可否順利如期完工亦是關鍵,「(基建工程)經常有遲無早」。

明報記者 鄧俊豐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9181 4676

相關字詞﹕偵查報道

上 / 下一篇新聞